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天山女侠 > 【天山女侠】(50)
    【第五十章】

    作者:jyt1717

    2020/01/09

    字数:11,690字

    刘艺儿缓缓向着城外走去而莫青丹也就这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刘艺儿

    身后他二人都在慢慢催动内力运转用来舒活经脉以此热身让四肢到拼斗的

    最佳状态待到刘艺儿停下脚步便是她出手之时。

    「咻——」

    刘艺儿身后的莫青丹看来是不想等到刘艺儿准备完毕他趁着自己内息充沛

    气势最盛的此刻提前发难一双鹰爪径直抓向了刘艺儿的背心。

    轻轻一笑的刘艺儿提气发力身躯向前疾倒几乎到了贴紧面的程度然

    后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弹了出去。

    「『缩法』?」

    莫青丹见识甚广一语道破了刘艺儿使用的功夫名称而莫青丹也没有因此

    停下动作他左足一踏面身躯斜向跃起对着伏的刘艺儿齐齐掏出了两爪。

    刘艺儿立即转身站起双臂绷直凝集了深厚内力的一招「排山倒海」印上了莫

    青丹的双爪。

    「砰」

    两人均是倒退一步莫青丹气沉丹田化去了侵入体内的极寒真气他吐出

    一口浊气手上又结出鹰爪一前一后一后一前交错抓出冲向了刘艺儿。

    街上的行人见到两人这般动手早就四散而逃所以刘艺儿也没有了顾忌

    她迎着这双鹰爪揉身而上双掌左排右挡一一拆开了莫青丹的凌厉攻势。

    只见莫青丹左腕一翻两根又瘦又干的指头戳向了刘艺儿的双目刘艺儿也

    是不遑多让玉口一张就要咬住莫青丹的手指。

    再硬的手指也敌不过一嘴的伶牙俐齿所以莫青丹只好一沉手臂双指一并

    变换了目标改而刺往刘艺儿的喉间。

    「哼!」

    刘艺儿向上一抬身形这一指便点在了她柔软的胸脯上而刘艺儿早在这里

    上了明玉功真气所以莫青丹此招一无所获。

    这下刘艺儿便抢得了先机滔滔不绝使出了她师父教授的「三十六路小擒

    拿手」一双肉掌上下翻飞时而切向莫青丹的腰眼时而挠向他的肩头打的

    莫青丹是节节败退不住往后。

    莫青丹一咬牙拼着受她几掌的危险双臂一展掌心对准了刘艺儿的首级

    左右拍夹而来。

    这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刘艺儿眉头一皱身体向后一仰堪堪躲开了此招。

    「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如此拼命?」

    「嘿嘿……你是与我无冤无仇但是你的母亲和我主人可有着血汗深仇

    老头办砸了主人的事所以只好借你的首级来将功补过多有得罪了!」

    「……原来如此么……也好。

    」

    莫青丹看刘艺儿若有所思的模样有机可乘这便运起了全部功力使出了一

    招「万鹰绝杀」。

    他张开的十指犹如铁钩钢爪有着劈山碎石的劲道此时正双腕紧贴着刺向

    了刘艺儿身前顷刻间他的指尖就要穿透刘艺儿的心窝了。

    「嗖——」

    一声清响刘艺儿长剑出鞘一剑刺穿了莫青丹的左掌心又挑入了他的右

    掌!

    莫青丹苦练数十年鹰爪功满老茧一双干皱手掌可谓是钢筋铁骨他无论

    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人一剑刺破了双掌。

    一脸疑惑的莫青丹呆呆看着穿透了自己叠在一起的双掌并抵在自己喉结

    上的那柄利剑他不能理解这不过是一柄普普通通的铁剑平时他随手便能折

    断十几把可是它怎么就就废了自己的双掌呢?

    凄寒的剧痛感触从掌心传来莫青丹咬紧了牙关才没有吃痛哼出声来而刘

    艺儿已经回剑入鞘甚至还用她的奇寒真气冻住了自己的伤口止住了流血让

    自己保下了这对手掌。

    「……你你之前都是在试探?」

    「我本就是剑客。

    」

    「为什么不杀我?」

    「……」

    刘艺儿不再理会他转身要走。

    「等等!……前有追兵后有堵截老头这条命是留不住了嘿嘿我向

    来不欠人情你不杀我那我怀中的这些……都是你的了……唔!!」

    莫青丹提起颤抖的手掌扼住了自己的脖子用力一抓自行了断了。

    「怀中……?」

    刘艺儿用剑挑开了他的衣裳。

    「这……这是?!」……

    几日后莫青丹的尸首被官差送到了旬安衙门大堂上闻讯赶来的柳无双和

    几名舞凤阁阁员正在查看着他的伤口。

    「……咽喉被双指抓破……是自杀。

    」

    「他掌心的剑伤前窄后宽伤口边沿还带着些许水渍……傲寒剑法……

    隐公主做的?」

    刘艺儿乃是天后之女这在舞凤阁不是秘密天后特意叮嘱过全阁上下若

    是在江湖上相逢就要暗中相助刘艺儿所以她们便以「隐公主」代指刘艺儿。

    「他怀中或许有身份的证明可现在……」

    「无妨隐公主既然在此现身那她十有八九……」

    柳无双望着远处的忘尘峰心中已经有了把握。

    山风阵阵刘艺儿走在忘尘峰半山腰的竹林小径上转眼间便来到了归不发

    隐居的草庐前。

    可是此处居然多了一块巨石横立路旁上书四个大字:「越线者

    死」而上一道深深刻入面的沟壑大概就是这条线吧巨石的一侧还斜插着

    归不发的那柄金背长刀怎么回事?

    刘艺儿轻巧一跳便越过了那条线正在她左顾右看的时候一声熟悉的

    语调从林中飘出。

    「汰天山女侠不认字么?」

    归不发现身出来一脸的不悦。

    「你是不是一人独居山林闲的有些毛病了故弄这些玄虚干什么?」

    归不发悠悠一声长叹「我独居?你可知道下山后的这些日子里我这来了

    多少傻乎乎的臭小子?」

    刘艺儿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山上忘尘居自己走后便空无一人原来由她打

    发的那些莽撞前来找剑圣比试的年轻侠客们寻不到人自然会慢慢找到这里来

    这便扰了归不发的清修。

    「这帮家伙个个都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糊涂蛋非要找我比试我实在

    是受不了了就隐身竹林可他们居然乱翻草庐将屋子弄得乱糟糟不说还

    要偷喝我的酒!哼所以我才弄了块石头放在路旁就算这些后生小子们再怎么

    不知天高厚字总是认识的吧这几个大字是我用我的刀法精要招式刻出来吓

    唬他们的。

    哼来了有四五个傻小子看了字还不走的倒是一个没有。

    我这才

    过了几天安稳日子你又回来了啧啧啧下山没多久就又被人打败了?是回

    来继续修炼的么?」

    刘艺儿白了他一眼「那可不是我的银子花完了找你要钱来了。

    」

    「嘿!小姑奶奶我的那点钱财都被你挂了个干净你还想怎样?这破草庐

    里若是还能找出一文钱你尽管拿去!」

    刘艺儿一撩发梢得意从怀中取出一沓银票「你瞧瞧这是什么?」

    归不发看着五千两一张的银票拂须问道:「钱嘛我见得多了怎么改

    行当劫匪了?」

    刘艺儿露出了苦恼的表情将她在山下和那黑衫男子相遇的事和归不发说了。

    「……上三路的高手……他和你是怎么过招的?」

    归不发看着刘艺儿演示了那人的几下招式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大漠武学……既然不是塞麻那应该就是二十年前销声匿迹的『鹰爪怪』

    丹多了。

    」

    「哦他怀里还有这个……」

    刘艺儿将那块黑莲令牌递给了归不发归不发轻蔑说道:「正常他本就

    是阴后的手下我还以为他早被舞凤阁的人给杀了呢没想到他竟然苟活到今日。

    」

    「阴后?是不是一个小腹上纹着一朵黑

    莲淡紫发色和我相貌几无差别的女

    子?」

    「哦?你见过阴后了?」

    「嗯……她出手偷袭可最后又放了我一马还自称是我姨娘……姨娘

    不姨娘的不知道但十有八九是母后招惹的对头……」

    「哟傻丫头居然肯动脑子了?」

    「……哼!!」

    刘艺儿抬手刺了归不发一剑可这迅疾如雷的一剑却被归不发轻描淡写躲

    开了。

    「啧啧啧这是一个女侠该干的事么?我要是躲闪再慢半分就被你一剑杀

    了这么刁蛮谁教你的?」

    「你死有余辜活该!」

    「那你还想不想知道阴后的事?」

    「……想。

    」

    「想就把剑收起来好好坐下咳咳此事说来话长……」

    归不发将他知道有关阴后的一切娓娓道出:「这阴后啊确实是你母亲的姐

    姐名叫柳俏儿。

    二十五年前黑莲阴后在江湖上可是禁忌之词因为她心狠手

    辣又会合欢淫功被她榨干功力的侠客都是名动一时的武林豪杰哦武林中

    人不知道她会这门功夫只知道她会把对手化作干尸那就更害怕她了。

    不过有

    传闻说她好像是被人买走当奴隶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好在她武功倒是不甚

    高明除了轻功确实当世无双之外真要说起单打独斗莫说你母后和你师父

    就是我也能稳压她一头……你笑什么?」

    「啊没有没有噗……咳咳归大侠武艺盖世艺儿由衷敬佩咳咳

    那么她和我母亲……」

    「……我只知道你师父你母后和阴后三人是无尘派最后一代弟子至

    于你母亲和阴后到底为什么不相往来形同陌路甚至最后不共戴天这除了她

    们两位当事人恐怕再没人知道。

    」

    「……我怎没有听到过一桩一件有关于阴后的事迹好像江湖上从未有过

    这人一般……」

    最新找回4F4F4FCOM

    「那是因为知道她的人你都遇不见罢了况且她二十年前就被你母后擒下丢

    进了囚天牢不过在蚀日之变前宁王一时不慎放走了她……」

    「又是宁王!」

    刘艺儿心中对宁王的印象越来越糟糕在她看来他简直就是一个大混蛋。

    「这……也不能怪他谁知道阴后被人凿穿了丹田打断了琵琶骨还能继

    续进修武艺她修炼的是和『明玉功』截然相反的『逍遥游』内力不存气海

    而是散于四肢之中这才侥幸得以逃出生天。

    根据舞凤阁的追查她逃到了匈奴

    境躲进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号称永夜宫由于那宫殿在匈奴都城大昭

    不便干涉也任由她作乱去了。

    」

    「漠北……么?」

    刘艺儿想起了戏文中描述的草原风光便起了动身去塞外一趟的念头。

    「对了这五十万两你准备怎么处理?」

    归不发问道。

    「哦我想过了此人来路不明又是鬼鬼祟祟的这钱多半也是不义之财

    那当然是要劫富济贫给山下的百姓分了共计……唔四十九万两不四

    十九万五千两……」

    「咦?这里明明是五十万两还有五千两呢?」

    「……不不留一点么?」

    「你师父怎么教的你这叫『中饱私囊』……」

    「……就是留下一千两一百两也好啊总总不能让我白辛苦一趟吧……」

    刘艺儿没有遭遇过这种事扭扭捏捏不知如何是好她当然知道如果私自昧

    下这巨款那和盗贼又有何区别但这是那人明言赠给自己的就这么全送出去……

    (好心疼啊这可是五十万两啊……)

    可是看着归不发一脸坏笑的模样她知道这人又在看自己的笑话气鼓鼓

    又是一招「三花聚顶」刺出。

    「这次还用上了招式!越来越过分了哦!女侠!」

    归不发从容躲开笑着说道:「小人倒是有个主意不知女侠可愿一听?」

    「……说!」

    「为何不将这些银票上交官府?听说新来的旬安县令可是一名两袖清风的好

    官让他得了这笔巨款用来修路筑堤改善民生不是更好么?」

    「……那那要不要留下一点点就就一点点……」

    「当然女侠你说了算我看就留下嗯……四十九万两这么一点点把多

    多的一万两银票送给官府好了。

    」

    「坏人!」

    「嘘……你听。

    」

    百鸟啼鸣声传遍山林柳无双来了。

    「哦?阁主前来有何吩咐?莫非是宁王有召?」

    归不发看她止步石前便迎了上去。

    「额宁王殿下无意劳烦先生无双乃是追踪一朝廷钦犯而来只是这人在

    忘尘峰下的旬安县被人杀了……」

    「……丹多?」

    「……或许是的而出手杀他的人应该就是……」

    「是我。

    」

    刘艺儿从竹林中现身柳无双居然是来找她的。

    「公主殿下……」

    柳无双恭敬欠身行礼说道。

    「咿!别这么叫我我听不惯这个。

    」

    刘艺儿连忙摆手她看着柳无双对自己的态度就觉得别扭柳无双也不强求

    改口说道:

    「是咳咳女侠出手惩治恶贼舞凤阁本不便干涉只是不知这人身上可

    有什么表明他来历的线索现存女侠手中?他身负朝廷重案还请女侠指点。

    」

    「哦我从他身上拿了一块令牌还有……这些银票……」

    刘艺儿将那玉牌和银票递给了柳无双她也不知为何居然留下了一张银票

    当下心中紧张万分只要柳无双开口询问她就假装失手漏取再将这银票还给

    柳无双便是可是如果柳无双没开口那这张五千两的银票……还是让她代为

    保管吧。

    柳无双随手将那一沓银票塞进了怀中又把那玉牌捏在手中细细端详了一会。

    「……啊多女侠相助无双不叨扰女侠和先生清修了告辞。

    」

    归不发看着来去匆匆的柳无双感慨道:「这般雷厉风行不愧是江湖上赫赫

    有名的天凤柳无双……可越是如此我怎么越是想起了她被肏得神魂颠倒的模

    样……拿来吧?」

    「……什、什么啊?」

    刘艺儿装傻对着归不发问道。

    「江湖规矩见者有份……」

    「你、你在山上要钱干什么?」

    「那你在山下就不能自己去挣些银两么?」

    「我我要还要行侠仗义哪有连连一顿好饭都吃不起还要去做工赚钱

    的女侠说出去不怕人笑话么……」

    刘艺儿下定了决心换身漂亮行头再买匹骏马她出关就靠这些本钱了。

    「嘿嘿那就是你不懂了顶着大侠的名号去骗吃骗喝都不会怎么行走江

    湖?」

    归不发想起了年少时的往事不由得开怀大笑。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不要脸么?」

    「哟失敬了敢问这位女侠你这银票是哪里来的?」

    刘艺儿无心再和他玩笑一路小跑闯进草庐中从墙上取下了傲寒剑悬在了

    腰间。

    「嗯你拿上也好毕竟功夫不如人兵器再吃亏就更打不过人家了。

    」

    「打不过……」

    刘艺儿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诡魅背影一头的淡紫

    色秀发玉手上还有一对

    玉镯……

    「……呐归大侠好主人亲亲相公……」

    刘艺儿抱住了归不发的手用自己的双峰在他臂膀上蹭来蹭去。

    「……那个人那个人好厉害你能不能陪艺儿一同下山……去将那

    人除去好让江湖上不再担惊受怕阴后重来……」

    归不发将手从刘艺儿怀中抽出摇摇头说道:

    「嗯?使美人计么?可惜啊可惜艺儿的身子我都玩腻了没什么吸引力啊

    小艺儿……」

    「……你真的不再看看吗?这一年来艺儿的身材可是变化不小呢……」

    刘艺儿双手托住了自己的娇乳挺胸收腹展示着自己的傲人身材。

    要是对待别人刘艺儿肯定不会这般放浪但是对付归不发倒是因为种种

    过往反而百无禁忌。

    无论是坑他骗他拿剑砍他还是色诱下毒勾引谋害刘艺儿都不觉得有何不

    妥。

    「我看了不就是变胖了么?你瞧瞧腰都粗成什么样子了啧啧啧……」

    「胡说!人家一斤都没胖!」

    刘艺儿恼怒跺了跺脚她恶狠狠说到:「你帮不帮我!」

    「嗯哼~」

    归不发哼起了小曲悠哉悠哉练起了拳法。

    「呜呜呜……艺儿的命好苦啊呜呜练了二十年武功还是被人随意

    欺辱连身子都被恶人夺去了还被人强制挤乳丢下山崖还要扮作马匹让

    人骑驾现在那人还不管我!哇……」

    刘艺儿蹲在上放声哭泣哭了片刻她偷偷瞥了一眼归不发这人将一套

    平平无奇的罗汉拳法使得虎虎生威一招一式都是得经过千锤百炼后才能具备的

    凶悍有效。

    「喂!」

    「呼——」

    归不发收劲吐气双手一抬一放卸下了劲道。

    「怎么了女侠最近山上鸟鸣雀叫煞是烦人我居然没听到你刚刚说了什么。

    」

    「……你当真不帮我?」

    「当然。

    」

    「就连就连我陪你过夜都都不行么……」

    「那个嘛谁赚谁还不一定呢……」

    「咻!咻!」

    两道剑光闪过归不发毫发无损。

    「这两招不是使得很好么就差一点便能把我杀了。

    怎么这么没底气?阴

    后算什么?如何比得过你天山女侠?」

    归不发讥讽笑道见刘艺儿使尽了手段一脸沮丧呆立原他这才正经说

    道:

    「闯荡江湖就是这样时时刻刻都会有不知名的敌人前来挑战虎视眈眈暗

    中窥探的更是数不胜数若是遇到一个强敌便来找我出手解决你这江湖还是不

    要闯了哎对了为什么不回宫当公主去?」

    归不发问了他久久以来都想知道的一个问题他是天潢贵胄自幼过惯了锦

    衣玉食的生活刘艺儿半生清贫连名贵一点的衣物都没穿过怎么拒绝得了这

    般诱惑?他很好奇这个小丫头在想什么。

    「……才不要去。

    」

    刘艺儿嘟囔了一句。

    「自打我记事起我就常常问师父我的父母是什么人可是她总是笑着不

    说话我哪里有她那般的耐心自然熬不过她一来二去我也不再问了可是

    如今得知了我母亲是天后父亲……那就是皇帝了吧……哎!你这是乱伦!!」

    「去去去皇室从来不看重这个而且你父亲不是我大哥你是天后进宫前

    生下来的。

    」

    最新找回4F4F4FCOM

    「……那那我的父亲是……」

    「我怎么知道?」

    「……总之我反而更加迷惘师父是剑圣母亲是天后那、那我是什

    么?」

    刘艺儿一吐心中郁结她盯着脚下的一片枯叶继续说道:「剑圣之徒天

    后之女原来人家一看到我就想起我师父现在好啦多少人一看到我这张脸

    就想到天后寻仇的寻仇抱怨的抱怨可可我呢?」

    刘艺儿攥紧了香拳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决绝。

    「……没人在乎我没人在意我他们只是在我身上看到了天后和剑圣的

    影子至于我是叫刘艺儿还是刘小二刘大胆重要么?」

    眼角又湿润了但是刘艺儿努力收束住泪水可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我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人看作是其他人的附属哪怕那人是我

    师父我母亲吸溜我我绝不要就这么度过一生……人生过得好快啊快

    到我现在就能感受到时光飞逝才短短两年你知道山下的变化有多么巨大么?」

    归不发抬手抹去了刘艺儿脸庞上的泪花刘艺儿自己也伸手胡乱蹭了几下

    继续说道:

    「所以我要在江湖上扬名留下我刘艺儿的故事让天下人都知道我不

    是谁的代替品我也不是谁的影子!」

    「好!有志气!」

    「所以走吧!和我一道下山惩凶除恶!」

    「不去。

    」

    刘艺儿一怔归不发这都不上套么?那她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你……你不可怜我么……」

    「我第一次强暴你的时候对你的可怜就用光了啊小艺儿……」

    归不发无奈摇了摇头「还有什么?激将法么?算了吧小艺儿我名号叫

    『第二刀王』你觉得激将法会对我有用么?」

    「……呜呜……」

    「又来了哭完闹闹完哭你可真是你师父的好徒弟。

    」

    刘艺儿一顿哭声「……你说错了接下来是一招『霸王硬上弓』!」

    说罢她便伸手拉住了衣领要扯下自己的衣服归不发连忙抓住了她的手腕。

    「……嘻嘻怎么如果你对人家的身子一点都不留恋那就算人家赤身

    裸体在你面前晃悠又如何?男人……」

    归不发一笑「说得对但是如果我看不见那小艺儿你岂不是白费力气了?」

    他运气准备隐入竹林之中不再理会刘艺儿但是刘艺儿娇笑一声左手一

    抓便缠上了他的手腕。

    「想跑?晚了!」

    归不发抖腕一甩想要挣脱开她的禁锢但是刘艺儿得了他亲自指点手上

    的擒拿功夫已经是颇具火候她马上松开左手可又急急贴了上来如同膏药一

    般黏上了归不发。

    刘艺儿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继续要将衣怀敞开归不发久久未近女色生

    怕见了刘艺儿的傲人身材便把持不住被她引诱那自己的脸面可是要丢尽了。

    于

    是也抓住了刘艺儿的那只手不让她解衣同时身子向后一仰想要倒施缩术

    遁去。

    「哎呀~捏得人家好痛呢~」

    刘艺儿怎么会让归不发轻易逃离她双手凝势一拉便将归不发倒的身姿

    止住同时往他怀里一钻。

    归不发抓着刘艺儿的双臂向上一抬一送让它们顶着刘艺儿的丰腴双乳止住

    了她的来势但是归不发也走不掉了。

    两人一个要逃之夭夭一个百般挽留一个要投怀送抱一个千种推脱虽

    然归不发比刘艺儿高强但他却处处手下留情不想真伤了刘艺儿。

    刘艺儿则是

    恃宠而骄争抢不让巴不得归不发打伤自己如此一来便更能让他心生愧疚。

    这么滚滚斗了百招之后两人都是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一只手被抓住

    的模样。

    「比拼内力嘛?那比吧我可是不会抵抗的打死了我记得跟我师父说一声

    徒儿不孝不能给她养老送终了……」

    「你要怎样?小姑奶奶怕了你还不成?」

    归不发唉声叹气今天他就不该现身和刘艺儿相见。

    「陪我下山!」

    「不去。

    」

    「为什么?阴后和我母后照你所说可是不共戴天的敌手她若是抓住了我

    肯定是对我百般凌辱虐待以泄私愤呜呜人家才二十出头还没嫁人就要香

    消玉损了……」

    「行了吧真要怕的话你就别下山了在我草庐旁扎个营帐我保你活到七

    老八十好么?啧你的武功和阴后不相上下她怎么抓得住你?无非就是想我帮

    你擒住阴后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知道你母后和阴后她们之间的过往对吗?」

    「……你这么厉害拿下一个阴后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可不是你以为你母后是好相与的?她和天后斗了这么多年还能在江湖

    上兴风作浪凭得就是一手独步天下的『逍遥游』这轻功不知道救了她多少次

    真要同你想的这般轻松她就不是黑莲阴后了。

    当今世上没有人可以强留阴后

    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再说她身居塞外不常来中原你如何去寻她?放心

    有一众舞凤阁的人帮你盯着她呢……」

    其实归不发只是嫌麻烦罢了他和阴后又没有什么过节犯不着去惹这个身

    负绝顶轻功的家伙而刘艺儿和阴后的恩恩怨怨说到底还是她们柳家的家事

    自己涉足其中倒显得不伦不类。

    「……塞外么?唔……」

    刘艺儿若有所思归不发趁机挣脱了刘艺儿的纠缠却在正要逃离时听到了

    一声娇媚的挽留。

    「等等……人家有点想你了……」

    归不发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说道:

    「我草庐里还有几式淫具你大可自行去取。

    」

    「……哼!你就那么看不上人家么?!」

    「不不不我对小艺儿的身子是渴求得很的可我不知道你要的是我的大肉

    棒还是我的命啊……这样吧等我一窥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后你再来找我

    我一定好好满足小艺儿~」

    「……你对我师父怎么不像对我这般提防?」

    「嘿嘿死在你师父手上我心甘情愿但是死在你这那可是要让人笑掉大

    牙的。

    取我的性命你不配我更不愿意。

    」

    「你!」

    「好啦要问的都问了女侠该走吧?一路顺风恕不远送!」

    刘艺儿提起傲寒剑转身离去可是她又实在气不过便举剑在那巨石上一阵

    雕刻咣当一声刘艺儿故意大力回剑还鞘然后头也不回大步朝着山下走

    去。

    归不发忍不住好奇来到了石前端详发觉自己雕刻的「越线者死」四个大

    字一侧多了一行娟秀的小字:「淫贼归不发毙命处」还画着一个箭头指向了

    自己的金背长刀归不发哈哈一笑伸手抹去了淫贼二字。

    「喂!」

    刘艺儿突然折回吓了归不发一跳。

    「小姑奶奶还没走啊?」

    「……那个山下……清查人口为了行走江湖方便我得得找个男

    人入籍……」……

    「姓名。

    」

    「归不发。

    」

    「籍贯。

    」

    「岭南怀化。

    」

    「岭南人?岭南人你跑来旬安入什么籍?」

    户政司的官员看着这个古怪的家伙甚是恼火。

    「啊哈哈小人在这忘尘峰上隐居有些时日了不晓得天下大势已变还请

    大人通融通融……」

    一锭白银递到了那官员手中那官员熟练一翻手腕便将那银子没入了袖

    中这份功夫让刘艺儿也是啧啧称奇没有长年累月的练习是绝对做不到如斯

    迅疾的。

    「好说好说这人是你的……?」

    「妻子。

    」「私奴。

    」

    两人一齐回答。

    「私奴?归不发!」

    「咳咳妇人妇人大人请登记吧这是小人的正室……」

    「你们这年岁相差也不害臊……」

    那官员笑着打趣了几句便继续询问核实着他们二人的来历……

    「这就是证牌么?」

    刘艺儿举着手中的一枚玉佩查看着。

    「管他什么牌子呢没我事了吧?走了!」

    归不发不耐烦甩手离去了。

    「嘿嘿嘿看来我这路小擒拿手也练的颇具火候了嘛……」

    刘艺儿笑着丢起了手中的一包钱袋刚刚他们两人一起在钱庄兑换了那五千

    两白银的大银票分成了九张五百两的银票和一张三百两银票还有这每人一袋

    的百两碎银。

    「想从本女侠手里占便宜?门都没有!」

    她手里拿着的就是归不发那袋碎银加上自己怀中的银票刘艺儿现在可是

    个有钱人了……吗?

    怀中只剩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彼此彼此」。

    「……归不发!!」

    刘艺儿恼怒一跺脚可是就算此刻回到忘尘峰上去找他归不发肯定也是

    避而不见……

    (什么时候从我怀里摸走银票的?讨厌的家伙!)

    「哒哒哒」

    马蹄声飘荡在官道上刘艺儿驾着买来的黑色骏马身着一袭青色短衫腰

    间悬着傲寒剑一路向北而去……

    匈奴都城南侧一座仿照大昭京师紫禁城奉天殿建造的辉煌宫殿中。

    「俏儿你回来啦!」

    面对飘然而至的阴后一名老者笑着迎了上去「啪」的一声清响阴后打

    了那老者一巴掌。

    「这个可是舞凤阁的二当家你要是再搞坏了本后就……哼!」

    阴后将背负的裸女丢到了那老者手上长袖一甩紫裙之下的修长美腿熠熠

    生辉为了更好的施展轻功所以阴后向来是全然赤裸着三寸金莲踝上套着两

    圈由鬼蛛丝收拢而成的白脂玉环只见她足尖轻轻点过面便来到了自己的黑

    莲宝座上。

    「呼——老丹没捞出来差点连本后都搭进去了唉他估计是折在中原啦

    这下好了没了老丹的银子日后要喝西北风了……」

    阴后斜躺在了她的黑莲宝座上双手抱在腹前凤首枕着一侧扶手两腿搭

    着另一侧的扶手一对艳足来回摆荡而她绝色面容上的神情淡然无比因为

    就算阴后再是如何驻颜有术可岁月不住侵蚀还是导致了只要她做出幅度稍大

    的表情便会浮出弯弯的一抹嘴角纹虽然阴后十分忌讳这一点但是旁人观来

    却是说不出的旖旎撩人。

    「俏儿……」

    「嗯?」

    「啊阴后其实还有个事情没有告诉你……」

    「……说吧又是什么糟心的事情。

    」

    「那个塞麻已经杀进了来侍卫们挡不住他估计……不消片刻就会来

    到这里……」

    「什么?!」

    阴后的脸色绷不住了无奈皱起眉头瞪大了杏眼她不过才离宫数日就

    被人欺负到门口了?

    「砰!」

    一个双臂过膝面色黝黑的壮汉踢开脚下的侍卫声若洪钟喝道:

    「妮娅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塞麻匈奴第一高手独门十九式鹰爪功纵横草原于大漠之上从无敌手。

    而妮娅是塞麻的爱妻也是塞外数一数二的高手手上的一双铁线流星鞭为

    她打出了「飞星」的名号可这样的一位女子却在半月之前失踪了。

    塞麻苦苦追查终于找到了妻子的下落。

    「我道是谁原来是塞麻啊你说那个妮娅?嗯好像是在本后这里……」

    阴后端正身子摆出了一副仰面思索的样子她当然知道妮娅的下落因为就

    是她一手将妮

    娅掠来的。

    塞麻本来是不被阴后放在眼中的若是他不服找上门来一并打发了便是。

    可今时不同往日她此次中原之行消耗颇重生擒沧行月就耗费了她不少气

    力后又中了柳无暇一箭一镖挂彩受了重伤此刻是正是内力不济需要进食

    休补的时候偏偏塞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