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袅袅炊烟系列之竹竿岭风月 > 袅袅炊烟系列之竹竿岭风月(09)
    第09章:香草的迷惘

    就在校长办公室里面郎情妾意春情无限的时候香草像是丢掉了最心爱玩具的孩子发疯在石头村的角角落落到处寻找着李少平。

    这个刚刚回家半天的儿子让她有种说不来的感觉熟悉而又陌生亲近而又疏远像是天边飘过的云彩明明看得清清楚楚却又离得遥遥远远。

    这感觉让香草摸不着头绪不知道怎样对待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

    尤其在发生了那件尴尬的事情之后香草更加纠结了!谁能想到那个消失了十年的儿子在回家的第一天就对她翘起了男人的大棒子?虽说分开的时候他还小不记得这个母亲可是毕竟是他的亲娘啊!哪怕对你没有养育之恩你也不能对自己的亲娘起了邪心啊?这是畜生都不会做的事情啊!而他却这样做了!

    香草一边在村里寻找着一边思索解决的办法以后他不再离开了要跟家人一起生活想到这里香草就急的直咬嘴唇甚至有时候就想还不如永远不会来呢!一了百了就没有这样的烦心事儿了!事实是他已经回来了健健康康的回来了带着那股让彼此都陌生的感觉回来了要不是发生那件事儿香草想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儿!

    天不遂人愿在母子相认的感人时刻一根大棒子不合时宜的顶在了香草的羞处一下子让这本应该令人落泪的欣喜场面变成了令人落泪又令香草流水的尴尬的场面这也是香草耿耿于怀的主要原因。

    她恨自己为什么会在那时候流出令人羞耻的液体?也恨李少平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你的亲娘?

    思想依然剧烈斗争着但是没有结果。

    好在她找人的事情有了结果在村里遍寻不获的时候她得到一个好消息去学校送菜回来的胡二爷告诉她李少平跟着姑姑李春香去了学校他在学校食堂里捡菜的时候看到的这会儿应该还在那里。

    好心的胡二爷不会想到他这随口的一句话就把香草带入了无底的深渊。

    多年以后赤裸裸的香草还趴在李少平的怀里说起胡二爷说要不是他我就不会发现你跟你姑姑的奸情也不会发现我是如此的爱你!更不会把自己也给了你。

    这是后话就不在说了!

    而今得到消息的香草像脚踩风火轮的哪吒飞也似的向竹竿岭小学跑去。

    平时都不太好走的山路在昨夜的一场雨后变得有些湿滑虽然经过大半天的太阳照射不少方还积着水洼好几次差点儿摔倒急着赶路的香草好看的绣花鞋沾满泥水裤腿上也是斑斑点点头上挽着的发髻也松散开来几缕乌黑的头发被汗水粘在脸上俊俏的香草看起来狼狈不堪神色焦急在这稍冷的早春下午!

    赶到学校的时候正响起上课的铃声香草看着一群在操场上玩耍的孩子呼啦啦散开跑向各自的教室喧闹的校园一下子安静下来。

    她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撩起散乱的头发平息了一下急促的呼吸才尽量装出平静样子走进校园。

    吃了几根学生带来的火腿肠大花意犹未尽的舔着舌头寻找着留在嘴里的火腿碎屑这时看见香草走过来发出一声吠叫不满来人打扰了自己的回味待看清是香草的时候尾巴温顺的摇晃着走过来。

    它是认识香草的这个女人在做村妇女主任的时候经常来学校看望孩子们送些好吃的东西大花也得到过恩惠所以记得真真的!

    香草看见了大花从兜里摸出一个煮熟的鸡蛋剥开蛋壳抛到空中大花一个飞跃就把鸡蛋咬到嘴里几下不见了踪影然后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香草。

    香草冲它摊开双手示意没有了大花有些失落的翻翻眼珠转身走了!香草骂道:“你个畜生就记得吃这个鸡蛋还是留给小安的呢!现在好了你咋还不满意?”说完就奔后排走了。

    挨了骂的大花看着走远的身影歪着头眼睛向上翻着想起了什么似得耳朵一下子竖起来是的好久没有见到它的朋友大黄了以前它经常跟着这个女人来学校它们很快就成了朋友哥们儿这不!好几年都没有见过了不知道大黄是不是还活着?

    香草可不知道大花还有这样的心事她快步走向李春香的办公室以前来过很多次轻车熟路在老校长周生波还在的时候她经常过来一来周校长是她的启蒙老师二来还是娘家那边的一个远房亲戚所以她经常过来看看。

    自从李春香当了校长香草就再也没有来过三年来这是第一次。

    她来到办公室门前先是轻轻推了一下没有推开外面没有上锁肯定是里面锁上了看着反锁的房门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为了不惊动里面的人香草没有敲门她转到房子后面知道那边有两个小窗户房子是依山而建的所以窗户离很近窗台还没有到香草的胸部位置所以可以毫不费力的查看到屋里的情景。

    因为后面是山所以李春香一般都不拉后窗的窗帘觉得那样光线不好这个疏忽为香草带来了便利条件。

    香草先看的外屋发现没有人在准备去第二个窗户的时候就听到了李春香那淫荡入骨的声音传出来:“小坏蛋!你说姑姑的逼好看吗?嗯!”屋里的李春香要是知道香草就在外面估计就是死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偏偏老天弄人刚才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香草的耳朵刚要迈步的香草一下子石化了!

    大脑一片空白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尽了香草靠着墙慢慢的蹲在上胸口闷得像压着块大石头。

    好一会儿香草才从震惊中醒来她觉得自己很委屈很失落很想哭说不上来为啥?就像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买走了又像自己讨厌的东西被别人喜欢了还像是不相干的人偷走了另一个不相干的人东西被自己看见了!总之就是一个乱!她不断的在心里问自己你究竟要做什么?疯子一样的寻找他为了什么?不喜欢他跟李春香一起走为了什么?担心李春香和他发生关系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人是自己十年未见的儿子?是自己应该熟悉却又陌生的儿子?不!不是!绝对不是!如果不是这些又是什么?

    香草迷惘了!她擦干了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流下的泪水扶着墙壁站起来!屋里不时传出的淫声浪语再一次进入香草的耳朵里她伸手捂住耳朵不想听到那些声音可心里面偏偏又很期待捂住耳朵的手还是垂下来!心道这个李春香真是够骚的偷人都偷到自己的亲侄子身上去了!这是可乱了伦常啊!她怎么能做得出来呢?亏她还是人民教师哩!

    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香草想看看这个李春香究竟是怎样的骚法!怎样的不要脸!竟能干出这种不顾纲常的事情来!小心翼翼的挪着脚怕被里面的人听到声音香草轻轻的来到窗户下面猫着腰慢慢的直起身子还好窗帘只拉了一小半儿估计是李春香忘记拉了!香草从窗台下面挪到拉着窗帘的那一边身子紧紧的靠在墙上伸着脖子心惊胆颤的先露出一只眼睛入眼是白花花的一片看不清楚等到两只眼同时看过去的时候惊得香草差点儿叫出声来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把声音硬生生的闷在肚子里!

    我的娘哎!李春香这是弄啥哩?就那样大张着两条腿让男人看自己的下面还不羞死个人啊?咦!咋还亲上了?那方还能亲?多脏啊!恶心死了!屋里的李春香和李少平此时并不知道他们的表演已经有了观众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效果却比来上百个都要震撼!最可笑的就是李少平了早上自己刚观看完李宝银父女的真人秀下午就轮到自己当演员了而且女主角是自己的大姑姑观众是刚刚重新相认的亲娘。

    其实在香草刚来到办公室附近的时候身怀高深武功的李少平就发现了她通过气机的探查知道来人是自己的娘亲先是一惊后是一乐心道你来的正好先让你看一场活春宫开开窍见识一下儿子的本钱为以后的计划打下基础!想到此李少平表演的更加卖力了。

    他没有告诉正在享受的李春香免得她吓个半死接下来的事就没法进行了!

    床上的李春香大张着白嫩浑圆的双腿靠在床头上歪着头神情甜蜜的看着趴在自己腿中间的李少平。

    因为激情过后她觉得全光着有点冷就在上身盖了一件衣服所以那两团雪白诱人的粉肉被遮掩起来。

    床是东西方向摆放的所以只要不是有意的去看窗户那边就不会注意到外面有人李春香正沉浸在无边的欢乐中哪有心思去关心外边啊?

    心知肚明的李少平知道自己的娘正在外边看着觉得特别刺激特别来劲儿那是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感受。

    为了给娘一个好印象蜕变后的李少平努力展示着自己的本领。

    他趴在姑姑的胯间耐心的欣赏着香艳的景色只见李春香的下身处高高的隆起一个丰满肥腻的肉丘圆嘟嘟的像刚出笼的山东大馒头中间咧着一道粉红的缝儿稀疏黑亮的毛发覆盖着肉丘的上部隐约可以看到毛发下面白皙的肌肤。

    仔细看就会发现缝的边缘有两片厚实的肉唇此时向两边分开着颜色有点发褐水汪汪的很诱人。

    在缝儿的顶端一颗樱桃般的肉芽从缝隙里突出来足有一公分长玲珑

    剔透可爱极了!

    李少平爱怜的不得了他不舍得分开那道肉缝儿怕破坏了此时的美感他感叹道:“姑姑你的逼真好看真美嗯!我很喜欢!”李春香很感动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她的这里那么珍惜赞美老公白子轩也没有过他只知道来劲儿了上来就是操从不关心她们连抚摸都不多见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下面是啥样的不就是一个骚逼吗?还有啥区别?女人不是都一样?现在她知道了这不一样就像女人的脸没有相同的两张脸双胞胎都不行!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不就是一个骚逼啊?值得你称赞吗?好像你见过多少个似得?咦小坏蛋你说你见过别的女人的吗?不许撒谎!要是敢骗姑姑的话以后就不理你了!哼哼快说啊!”李春香拿脚点着李少平的屁股催促着“当然见过了!嘿嘿!不骗你!”李少平想逗逗宝贝姑姑哪知道李春香生气的踢了他一脚嗔骂道:“你个小坏蛋难怪操逼这么厉害呢!原来你不是第一次啦?你说是谁?我踢死她抢我男人!不想活了吗?”骂完还不解气又伸手扭住李少平的耳朵在心里已经认为他就是自己的男人了所以她吃醋!

    “哎呀!你听我说完啊嗯!不是别人的就是我娘香草!”这话可把李春香吓了一大跳!“不会吧?你看过你娘的骚逼了?啥时候看得啊?你不是刚回来吗?哪有时间看啊?”窗外的香草更是大惊里面咋提起我了?啥?他说他看过娘的骚逼那不就是看过我的了吗?天啊!啥时候他看过我的那里了?香草下意识的把手伸向自己的胯间摸着保存的好好的方喘了口气暗骂李春香你才是骚逼呢!都让自己的亲侄子操了还有脸说别人骚逼真是不要脸啊!现在还露着逼让自己的亲侄子看呢!贱货!

    “我是娘生的就她的逼里出来的你说我见没有过啊?嗯!骚宝贝还吃醋呢!”李少平有些计划得逞的得意嬉笑着说“去吓我一跳!小坏蛋那时候你知道个屁啊?”李春香很开心小坏蛋并没有真的看过香草的骚逼!

    骂着李春香香草就觉得胯间一阵热流有东西流出来了她脸一红知道是自己又流水儿了暗骂一句自己说你骚逼你还真是骚逼呢!还没有咋着你呢就流出那贱水水了!我看你比李春香还骚呢!骂着骂着香草的心里猛的升起一个念头来难道自己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儿子?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要不然为啥自己这么在意他?看见他和别的女人一起就特难受?跟李宝库的时候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啊?天哪!我说自己咋就像着了魔呢!从早上见到他开始自己的胯间就没有干爽过!内裤湿的都能拧出水来。

    香草被自己的结论吓到了就连里面李春香的浪叫都没有听见!

    她深深的沉思着反复的问着自己最后结果都是一样她喜欢自己的儿子。

    香草终于明白了自己纠结的原因所在压在心里的大石头搬开了她看着天上的白云暗暗起誓李春香你等着我会抢回自己的儿子的你有的我也有你会骚我也会骚你好看我也漂亮我就不信了我还抢不过你个骚货?打定主意的香草觉得阳光都灿烂的许多她看着窗户玻璃上自己的脸蛋儿不觉得对着笑了一下暗道香草加油!你会赢的你这么漂亮他肯定会喜欢的你的要不然也不会对你翘大棒子了!

    想到大棒子香草又是一阵心慌我的天哪!儿子的东西好大啊!真怕自己受不住他的折腾呢!不行现在我就看一下他不是正光着屁股的吗?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嗯!绝对不能错过!香草把激动的心情压了一下定眼往屋里瞅着她看见李春香掀开了身上的衣服双手揉着自己的大奶子嘴里边不住叫着:“小坏蛋姑姑的逼香不香啊?哦!别舔人家的小豆豆嘛!痒死个人哩!哦!舔得姑姑又想要了小坏蛋!我要你操我!操我的香逼!”李少平伸着舌头在姑姑的嫩逼上卖力的舔着脸上沾满了滑溜溜的水儿很滑稽!

    他一边舔着一边含糊的说道:“嗯!姑姑逼就是香哩!水也多好好吃哦再吃一会儿再操好不好?”李春香娇声说道:“不行了姑姑的逼好痒啊!快点操我吧!别吃了!快!”说着话就伸手来拉李少平。

    窗外的香草也聚精会神的等着眼神都不眨一下怕错过机会!

    李少平也不勉强为了让姑姑开心还是先操逼吧!他爬起来端着自己硬挺的大棒子在空中晃了几下得意的问李春香:“宝贝姑姑是要我用这个大棒子操你的骚逼吗?”这下香草算是看清了我的个娘哎!咋这么大啊?像跟驴货啊!不由得佩服起李春香来这么大的东西还能插进去娘哎!吓死个人哩!

    李春香媚眼迷离骚浪的发嗲道:“嗯!就是要小坏蛋的大棒子操姑姑的小骚逼!狠狠的操操死才好哩!好人儿你快来呀!人家都等着你来操呢!”李少平腰一挺把鸡巴顶在姑姑的嫩逼口上稍一用力滋得一声就插了进去再一使劲儿就全部没入李春香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