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被拐美母 > 【被拐美母】(1)
    作者:qimubeiyun2020年8月4日时间:2020/08/04【被拐美母】第一章尖叫声、嚎哭声、咒骂声,充斥在混乱的人群上空,场面即将失控,直到一位英勇的人民警察朝天开了一枪!这次成功解救的被拐妇女有八位,我的妈妈也在其中……妈妈两年前,失踪于下班途中,再也没有消息。

    这几年父亲和我辗转于大江南北,寻遍祖国各地都失败而归,可以说为了寻找妈妈,放弃的太多太多了!就在我们身心俱疲即将要放弃时,一线曙光出现了!警方接到一个求助电话,是由一位被拐卖的女大学生偷偷打来的,她被人贩子拐卖到河南某农村,被逼嫁给当地一个残废农民。

    据女大学生介绍,当地有买被拐妇女当老婆的习俗,几乎家家都有买来的媳妇!而且村里无论干部还是村民都习以为常,甚至充当保护伞。

    那个女大学生跑过很多次,每一次都被抓回来,全村出动漫山遍野拉链式搜捕,想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

    女大学生只好转变策略,假装顺从,安心跟她那残废老公过日子,来麻痹对方的戒备心,然后趁一次难得赶集的机会,偷偷打电话报了警。

    警方接到报桉后,高度重视,细致安排摸底调查,重拳出击,最终解救出了被拐卖的妇女同胞们!其实村里买的媳妇远不止被解救出来的八位,她们中的大多数或早已麻木,或已经习惯了当地的生活,或没脸再见以前的亲人,或割舍不下生育的儿女等等。

    妈妈被我和父亲接走时,一步三回头,眼神里充满悲伤不舍,身后,孩子凄厉的哭喊声和她农民老公的怒骂声,无不展现出扭曲的黑色人伦惨剧!若不是大批警察拼命阻拦着,那些愤怒的村民早就冲上来把我们撕成碎片。

    妈妈回来了,可曾经美丽端庄大方自信的她却再也不见了,她变得沉默寡言,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迷茫……父亲的喜悦之情不过一时,当他意识到两人相处时,妈妈那种陌生麻木的神情,他支撑不住了,开始躲避、开始酗酒、开始远离这个家。

    终于,在半年后,父亲提出了离婚……妈妈回去了,回她那个家,那个曾带给她无尽痛苦却又让她无比留恋的家。

    我和女友小英一起陪她回去的,无论如何,父亲可以离开她,我却不能,母子之间天生的血缘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割断的!即便我万分不情愿,只要妈妈愿意,我将都会无条件支持!当妈妈眼含热泪,双手颤抖着推开那扇斑驳灰败的木门,望着里头坐在地上,那个眼神呆滞流着鼻涕的小男孩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奔上前一把抱住他嚎啕大哭。

    一旁的我们被感染,不禁眼鼻发红,善良心软的小英更是眼泪止不住。

    “哪个哟?”

    听到堂屋的动静,从里屋走出一个矮壮丑陋的老男人。

    妈妈看见他,美目中迸发出强烈的光芒,有喜悦、有痴迷、有愧疚还有一丝丝惧怕。

    “当家的,俺回来了……”

    我不禁傻了眼,震惊于妈妈嘴里竟然蹦出当地土话来!可见某些东西已融入到她的血液当中,脱口而出不自知。

    “啪!”

    老男人上前便给了妈妈一个大耳刮子,骂道:“贱婆娘,你还有脸回来!”

    母子连心,他竟敢打我妈妈,我大怒,一把上前揪住他的衣脖领。

    “你敢打我妈!”

    “快松手,俊浩,不许你这么对长辈!”

    妈妈的素脸上一道清晰的掌印,却反过头来呵斥我。

    “当家的,你消消气,俺会骂他的,俺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妈妈陪着笑脸。

    “唉!”

    我实在看不下去,松开他的脖领,愤愤不平地跑到屋外抽闷烟。

    小英见状,急忙跟着一起出来,劝我别生气。

    屋里头妈妈一直在低声下气道歉,老男人还不依不饶骂骂咧咧个不停。

    我是恨得咬碎一口银牙,委实想不明白,美丽高贵气质典雅的妈妈为何会对这个粗鄙猥琐的老农民死心塌地,任他羞辱却还要笑脸相对?!城市里优渥富足的生活,温柔体贴的父亲,她统统放弃不要,偏偏跑来这穷不拉屎的鸟地方,受这个混蛋的百般训斥?!“女人这辈子图得不就是一个自己想要的家嘛!”

    小英幽幽轻叹了一口气,眼含深意看了一眼里屋的妈妈。

    我心一动,似乎想明白了些什么,望着妈妈卑微的身影,我终于体会到了,这两年被拐卖的生活已在妈妈心中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磨平了她的棱角、湮灭了她的旧时光、割断了她的她已不再是曾经的她,那个她已随风而逝,过往的种种都已烟消云散,只有这里才是她的家,才是她生命再次绽放的家,才是她愿付出一切的家!如果我爱妈妈,那就支持、接受、包容,她的所有吧!当我再次踏进堂屋时,妈妈和老男人已经和好,他两眼放光望着一桌子妈妈带来的礼物,妈妈则在一旁体贴地替他点上一根卷烟。

    “当家的,往后别抽烟袋锅子,伤身体,抽这个。”

    “滚一边去,你个败家娘们!这玩意得花多少钱啊?不会过日子的败家娘们!”

    老农民不耐烦地骂了句,又不忘狠狠吸了一大口,真香!妈妈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却一点都没生气,还讨好道:“俺改还不中嘛!当家的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俺们娘俩可咋办哦。”

    对这一幕,我已有觉悟,视而不见,走到他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不该对你动手。”

    他哼了一声,似乎对我的成见很深。

    小英在旁轻推了下,我明白她的意思,从兜里掏出一万块钱递过去,道:“这次来也没什么准备,这些钱是给你的见面礼。”

    霎时,老农民眼光大亮,急不可耐夺过去,吐着吐沫星子当着我们的面就数起来,变脸似的,堆满笑容。

    “这娃懂事,嘿嘿,多少来着,一万块,不会错吧?!”

    妈妈见我们关系缓和,高兴坏了,直说:“咋会错呐,娃孝敬你的,准错不了!”

    “哈,真没错,整整一万块哦!想当初俺买你妈的时候也花了一万块,你娃懂事,给俺都送回来了!哈哈!”

    老农民这话一出,屋里几人可都尴尬了,就他一人抱着钱乐开了花。

    为了缓解尴尬,妈妈急忙道:“俊浩,趁这机会,你也改口叫爹吧,今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

    “我……”

    要我冲这猥琐的老农民喊爹,心有万分不甘,可看妈妈哀求的眼神,我的心软了,不甘愿地喊了声爹。

    妈妈感激地看了我一眼,转头对小英说:“小英,你也叫吧,阿姨早就把你当儿媳妇了。”

    小英没犹豫,跟着喊了声爹。

    “诶!”

    …樶…薪…發…吥………老农民高兴地应了声,抓过小英洁白的玉手,色眯眯道:“这闺女可真俊,比画里的仙女还俊哦!”

    小英脸蛋绯红,想抽回手掌,无奈被他紧紧握住不松手,求救似的眼巴巴望着我。

    还是妈妈上来打圆场。

    “他爹,娃大老远过来,肚子都饿了。”

    “对对,屋里的,你快去烧菜,俺今晚要和娃喝上一盅!”

    妈妈到了这里后,像换了个人似的,焕发出无限生机,她盘起披肩中发成髻,脱下城里穿的时装套裙,换上宽松的松紧裤和无袖花布杉,若从背后看过去,活脱脱一个乡下农妇。

    妈妈熟练地收拾好原本臭烘烘乱糟糟的屋子,接着哼起欢快的曲子去灶台烧饭。

    我跟那个老农民实在没话说,若不是为了妈妈,这种人在平时我连正眼都不会瞧一下!老梆子也觉无趣,客套几句后,径直去厨房了。

    小英母爱天性,在炕上逗弄着我那个名义上的北北,两人咯咯笑着不亦乐乎。

    我冷眼瞅着这个脏兮兮,瘦猴似的,眉眼颇像老农民的小屁孩,心中涌起一股厌恶,索性转头望向窗外。

    忽然,从灶台间传来妈妈一声惊呼,我赶忙跳下土炕跑过去,顿时,整个人不好了,手脚冰冷嘴唇哆嗦。

    原来,妈妈被老农民从背后抱住,她上身前倾,花布杉上推,露出一对颤巍巍的豪乳,两只脏手肆无忌惮的在上面又掐又揉,枣黑色的大奶头已无耻的翘立!妈妈下身的松紧裤被扯到脚踝处,一根擀面杖似又粗又长的大黑屌在满月般肥美雪白的臀缝间进进出出,随着那根凶勐的狼牙棒每一下来回都带翻两片棕黑色的大肉片和吧唧吧唧的淫水声……妈妈美目迷蒙,雪颜绯红,死死咬着嘴唇哀求道:“当家的……别……别……俺在烧菜……哦……哦……别……锅里要煳了……啊啊……”

    当妈妈的眼神无意间瞥到我正站在门口时,脸色一下变得刷白,玉手朝后急切地推着老农民的肚皮。

    “快停下……当家的……娃在外边呢……啊……啊……弄死个人嘞……哦哦……咋弄得更深嘞……嗷嗷……”

    老农民当然也看到我了,可他不仅没停下,胯下的动作反而更勐了,肏得妈妈两腿发软,上身瘫在灶台上,那对巨乳被压成偏平。

    “都是自家的娃,怕啥嘞!雨娃子,看爹弄大你妈的肚子,给你再添个北北,嘿嘿……”

    “啊?!”

    抱着小屁孩闻讯过来的小英,自然也瞅见这无耻下流的画面,羞得哎呀一声,慌忙捂住自己的眼睛。

    此刻,我已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目睹亲生母亲在自己面前和野男人交配,任由那根肮脏丑陋的生殖器肆意蹂躏玷污曾诞生我生命的阴道和子宫!全身颤抖,只觉胸口被一块巨石勐烈撞击,喉头发甜,似乎有一股液体要喷出来,急忙用尽全力咽下,转身跑出去。

    在屋前的小河边呆坐着,脑子里发麻发空,直到天色擦黑,小英叫我回屋吃饭,我才茫然地起身。

    回到里屋时,炕上的饭桌上已摆满了菜肴。

    老男人盘腿坐在主位,妈妈坐在炕上怀里抱着孩子,小英也乖巧地陪在她身边。

    老男人见我进来,热情地招呼我坐在他下首。

    我有些奇怪,妈妈她们怎么不一起上桌?便招呼她们俩也一起坐进来。

    “俊浩,别管她们,女人哪能上桌呀!咱们爷俩吃就是了。”

    老梆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儿子你们吃,我跟小英等会儿去厨房吃剩的就可以了。”

    “这怎么可以呢!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重男轻女的一套!”

    我气不打一处来,妈妈自甘堕落也就罢了,还拉着小英一起!而小英也是的,看她的表情还挺接受这一套的!由于我的坚持,老男人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同意女人一起上桌,这我才罢休。

    老男人频频跟我碰杯,我心底是不情愿的,但看妈妈哀求的目光,也只好和他虚与委蛇一番。

    大家正吃喝间,就听门外有人喊道:“老三,听说你那婆娘也跑出来啦!”

    只见外面进来一男一女两人,男的矮小精瘦,一张马脸,腿脚有残疾,看年纪五十出头,边上的女人最多二十来岁,容貌精致身材高挑,竟有些酷似女明星Angelababy,肚子大如箩筐,估计有八九个月的身孕了。

    那女人看了我一眼,便低下了头不敢多看。

    我心里咯噔一下,记起她是谁了!她就是那个偷偷报桉的女大学生,好像名字叫杨颖,正是因为她的勇敢,妈妈她们才获得解救。

    可她怎么在这里呢?!我明明记得她也是三个愿意回城女性之一啊?!妈妈把孩子交给小英,赶紧下炕招呼道:“他五叔,您来啦!”

    “哼!你还有脸回来!”

    被称为五叔的老男人不屑地瞟了眼赔笑脸的妈妈。

    顿时,妈妈脸色一白,羞愧地低下头,不敢吱声。

    “老五,上炕喝一口,别理那些贱婆娘啦。”

    老农民介绍我道:“来来,这是俺城里的新儿子,快叫五叔,哈哈!”

    老五打量了我一眼,“认识,不就是上回和公安一同来的那个城里娃嘛!咋,认你做爹啦,嘿嘿,还是你老三有能耐,买个婆娘还送个崽!”

    这番话让我的脸臊得发慌,只好低下头喝闷酒。

    他们两个老梆子也没理我,只管喝上了。

    这时,我的内心特别疑惑,为什么那个杨颖也在这里,难道她也像妈妈一样被洗脑了?杨颖似乎也认出我了,不敢和我对眼,挨着妈妈坐下。

    看得出妈妈和她的关系很好,两人低声地说着话,偶尔还会捂着嘴轻笑,甚至,后来连小英都加入她们中间。

    这顿饭吃到十点多才结束,杨颖扶着喝得脚步踉跄的老五回去了,出门时,她转头深深望了我一眼。

    我很想上去问她个究竟,可心里也明白现在不是好时机,只好忍下疑惑暂时作罢。

    随后,妈妈开始麻熘地收拾碗筷,小英见了,主动上去帮忙。

    都忙好了后,妈妈开始铺炕,对我们说,家里的厢房没收拾出来,晚上就一起睡大炕了。

    这让我和小英都很尴尬,可也没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