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权力的体香 >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70回:周衿 理性思考
    2020年1月9日

    字数:9402

    【第70回:周衿理性思考】

    (加长回)

    控江万年酒店。

    现在即使是来酒店小住一天在有些事情上周衿也不会马虎随意比如

    睡衣……

    「即使此刻没有一个具体的男人会来欣赏自己的内衣、睡衣、浴袍也要

    性感、精致、时尚……」这是最初由卓依兰然后到石川跃在不同的世界里

    用不同的口吻传递给她并渐渐刻入她灵魂的生活理念……刚刚洗完淋浴她穿

    上了随身带来的那件新款的「绾」的吊带丝绸小睡衣。

    那是一团勾魂的火红色

    设计简约但是红艳艳的配色和高档面料却有一种别致而大气的欧美范儿;纤薄、

    丝滑、细带缠绕在她露骨的肩膀上松散得打一个蝴蝶结只有精致的黑色细密

    小蕾丝在胸口轻轻的抹出一道弯曲纹路。

    这种懂得设计的睡衣是不会喧宾夺

    主的不需要繁缛的花纹和装饰因为她所衬托掩盖的才是真正的人间美景。

    离开了文胸的束缚却依旧坚挺的是周衿的胸前睡衣掩盖下那一对雪白的

    乳房轻轻的「搭」在几乎要透明的红色面料下饱满、性感、精致而弹翘;两

    颗艳丽的乳头在那丝绸的面料上清晰的顶出两颗如同宝石一样的凸起半裸

    的胸脯上还挂着几颗未曾干透的出浴露珠……

    她就这么几乎是半裸的诱惑无比却又慵懒散漫的坐在梳妆凳前的椅子

    上那睡衣只到大腿根部她交叠着两条雪白修长的长腿隐隐可以看到她刚刚

    换上去的几乎是透明的粉灰色的蕾丝内裤……用毛巾轻轻的擦拭自己刚刚沐浴出

    来的湿漉漉的发端;那种凌乱、湿润、随性、圆润、私密却又仿佛是艺术品中

    用力渲染的画面像是上帝荷尔蒙狂乱分泌时涂抹的杰作充满了性的暗示和欲

    的邀请。

    这种性的暗示和欲的邀请周衿自己也知道。

    她甚至也会无厘头的想起:如

    果自己现在这副模样被某个普通的中下阶层的男性陌生市民通过某种角度窥视

    到会不会就会成为他一生所见最为淫魅的画面呢?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

    这种画面她也忍不住露出自嘲的微笑:本来今天自己是有意无意的约了石川

    跃的带了这件新款的「绾」内衣来当然也有几分是准备给石川跃享用的但

    是石川跃却接到紧急通知去市委宣传处开会了据说是市委宣传处约了几个局

    厅的领导商讨接待「c非交流」的事务讨论到一半童万秋局长觉得有些方

    讲不明白就临时打电话要石川跃赶到市委去补充汇报……这是提拔的意思也

    可能是童局长觉得烫手要推诿的意思无论是哪一种石川跃当然不会拒绝更

    不可能因为想要来欣赏自己的内衣而错失这样的机会。

    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人永远无法企及的却是有些人日常可以拥有已经不

    用过于贪恋而这种巨大的落差带来的荒谬感有的时候却比「拥有」本身

    更能带来快乐和成就。

    周衿也忍不住苦笑。

    但是她也很快就收敛了这种遐思因为她知道自己这幅新鲜出浴、悠然

    静坐的模样即使此时此刻都还不是这小小的房间里最性感、诱惑、淫魅的

    画面……

    因为此时此刻房间里不止她一个人。

    她身边的梳妆台上其实横支着一部家用摄像机摄像机的右侧用数据线直

    接连着笔记本还亮着红色的一点暧昧的「拍摄中」的灯光摄像机的镜头还

    有周衿的目光所对的都是房间里那张2.2米宽的铺着雪白、酥软、蓬松的

    床单的大床。

    而大床上的景致……如果给一个河溪城内普通的中下阶层的市民看

    到那恐怕……连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一具裸体的娇小的雪白的紧致的弹翘的均匀的充满了青春活力

    的少女胴体赤裸裸的半躺在那床单上。

    那雪白的肌肤几乎没有毛孔那种细密

    娇嫩、吹弹可破的胴体却又紧致结实有着一般的青春少女所没有的活力四射

    的肌肉感。

    通体无纤赤裸娇躯在雪白的床单上微微的颤动最为吸引人注意的当

    然是少女那一对粉嫩如豆蔻的乳头因为那情欲的刺激已经呈现一种激凸的勃

    起姿态衬托着盈盈鸽乳更显得苍白晶莹;还有就是两条粉嫩、翘弹、圆润的长

    腿用力的夹紧着将那女孩最羞涩的耻处努力遮掩起来形成一个「y」形的

    夹角看不见那迷人的沟痕却依旧挡不住几丛乌黑亮丽小巧的芳草茵茵露出一

    段初春的羞惭。

    而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半躺的赤裸少女

    此刻的举动她的两只绵绵的小

    巧玉掌一只托着自己的右乳下方在轻轻的捏着整个乳晕微微的捏揉让那

    粉色的乳尖被一再的刺激仿佛像是挤牛奶一样的揉动;而她的另一只手则已

    经伸进她两条大腿的「y」夹缝处依旧被「夹着」看不太清里头的动作但

    是从藕臂轻轻起伏从少女口鼻里「嗯嗯」的呜咽潮红的雪腮可想而知那

    只手儿无外乎是在抚慰她自己的幽泾、探索她自己的蜜穴。

    一个看着才二十岁不到的清纯少女赤身裸体的半躺在酒店房间里的摄像

    机镜头前奉献自己的珍贵肉体和女儿矜持亵渎着自己表演着本应该是闺房

    私密的自慰动作而自己另一个一身睡衣宛然若娇妻等候丈夫来临幸的轻熟

    佳丽也接近半裸的在旁边就这么看着。

    这一幕也不知道是人间荒诞还是天

    堂妖娆。

    而更让这一切所蕴含的性欲和刺激十倍膨胀的是这个少女的脸蛋。

    清秀、

    娇嫩、鼻子圆溜溜挺可爱的小嘴唇娇嘟嘟的那是很多河溪男人都在电视中和

    春梦中见过……却是如今的河西省乃至c国几乎家喻户晓的刚刚在巴黎奥运

    会上摘下女子三米板单人银牌女子三米板双人第四的国家跳水队成员河西水

    上运动中心的主力新成立的河西大学少年奥林匹克班班长大学姐无数人梦幻

    中意淫过的小美人鱼——许纱纱。

    这才是真正的人间荒诞也是真正的天堂妖娆。

    许纱纱在抚摸在奉献在亵渎自己在刺激自己而且是在……摄像机的

    镜头下。

    她的动作幅度很小她的眼眶里已经盈盈泛出羞耻的泪花她的脸蛋潮

    红浑身雪白的肌肤也透出一颗颗小小的红色颗粒她咬着嘴唇并没有发出太过

    夸张的声音……但是依旧肯定是这条河溪城的小美人鱼在镜头前奉献胴体、

    表演自慰……

    那摄像机的镜头摄走的是这个女孩被凌辱的尊严也是最无法见人的秘密。

    而自己在一旁就这么看着即使自己同为女人听到纱纱低沉娇喘的呢喃看着

    她的嫩乳被挤压发出的荡漾小波欣赏着她两条紧绷的玉腿夹紧着在这里颤抖和

    摩擦……周衿的胸脯也实在忍不住起伏颤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乳头都翘了起来。

    同为女性这可能并不是什么性吸引力的问题。

    而是这一幕太刺激太荒

    谬太淫魅太诱人即使同为女人她都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很想上去

    品尝这具美妙的身体享受这少女晕红的时光探索那水乳交融时美妙的宣泄。

    而床上已经在渐渐在无规则的蠕动的许纱纱她那粉嘟嘟的小嘴唇的唇角开

    始冒出白色的泡沫那是她可爱又淫魅的口液。

    还有一段「丝丝」的微微呻吟在

    暧昧的房间里荡漾。

    而纱纱那迷蒙的美目里面几乎饱含着泪花仿佛整个胴体

    都是水做成的在荡漾在泛红在流动两条白玉一样的筷子腿崩的越来越紧

    张……

    她的眼睛她的瞳孔她的目光闭合又睁开流转又停滞。

    最后都

    走向周衿的身体。

    纱纱看着……我么?周衿的身体毛孔肌肤甚至灵魂都发出了一阵颤

    抖。

    纱纱是……在看我么?

    是在邀请我么?是在嘲笑我么?是在胁迫我么?是在诱惑我么?是在刺激我

    么?

    最新找回4F4F4FCOM

    这不是语言的问题也不是动作甚至不是表情而是那种氛围……

    一种荒诞、淫魅、清纯、悲哀、无奈、狂热却掩饰不住嘲讽的氛围。

    仿佛是无声的却是赤裸裸的邀请:

    「来啊一起来啊……」

    「来啊来玩纱纱的身体啊……」

    「一起来表演给……他看啊……」

    羞涩性欲耻辱……还有一种说不透的残酷。

    周衿的心在下沉这一幕中包含的屈辱让她舌尖都有些苦涩甚至感觉鼻

    子有点酸酸的。

    可怜自己也可怜床上那曾经是自己的小弟子竟已经沦落到这

    种步。

    但是她却也不愿意表现出来虚伪的同情只是温柔的笑了笑深

    深的吸了

    一口气仿佛要把自己交给情欲又仿佛要是把自己交给现实……用葱葱玉指将

    自己肩膀上的那吊带蝴蝶结轻轻一拉伴随着自己的睡衣慢慢的垂下自己的乳

    房娇柔的弹出自己的臀瓣也嫣红的呈现那坚挺的玉峰那幽黑的小径那周

    身玲珑剔透的骨骼那些凹和凸那些圆和线……

    然后她就颤颤巍巍的合身上去和那大床上那条小美人鱼雪白的躯干挤

    压到了一起。

    她湿润的舌头探索过去从许纱纱那光洁的额头开始一直到她的睫毛到

    她的眼帘到她的鼻尖到她的嘴唇到她的颈子到她的乳房……

    那粉色的乳尖更加的坚挺起来仿佛有血珠要从乳头的组织体重沁出来一样。

    「啊……」许纱纱仿佛也从情欲中蹦然而起一把抓住了周衿的肩膀……十

    根手指抠进了她的锁骨肩窝里。

    雪白的被单床褥扬起来……

    两具美妙的肉体缠绕在了一起……

    嘴唇要对着嘴唇。

    汁液交融。

    奶头要对着奶头。

    颗粒斗缠。

    乳房要用力的对着挤压。

    肉感奔涌。

    两盘略略不同的臀部要摩擦在一起。

    轻轻怕打。

    两丛各有温柔的阴毛要轻轻的交叉。

    飒飒作响。

    两个人的手指都要轻轻的光顾对方的阴核。

    献出自己也亵渎自己。

    然后各自发出此起彼伏娇媚的淫声……

    「啊……」「啊……」

    「纱纱……」「衿衿姐……」

    「衿衿姐……」「纱纱……」

    ……

    一片娇吟中周衿感觉到自己的尿意澎湃起来已经迷失了自己的感观。

    也许很快乐很满足很喜悦很安慰。

    因为许纱纱迷人的肉体即使是女人也会喜欢;因为女人更懂女人的需要那

    种温柔的触摸总能更达到妙处那种美好的舔舐不会有肮脏感;那丰盈的汁水互

    相流淌在一起更加澎湃;那最后连绵不断的抽搐和激昂……一切都如同一场随

    缘而来只是追求快乐的同性情欲而已。

    但是这依旧只是一次表演。

    搁在梳妆台上摄像机暗红色的呼吸灯规律的闪耀……如同恶魔从狱中传

    来的凶邪目光。

    这卷带子唯一可以欣赏的人当然还是石川跃。

    ……

    周衿已经习惯了。

    她自己用自嘲的言语管这叫作「做作业」。

    每隔一段时间她或者还有她们都要准备一些「材料」来给石川跃「收

    藏」。

    石川跃将这种动作的目的美曰其名是「加强互相之间的信任」。

    一开始周衿当然是被胁迫的每一次她都痛不欲生但是渐渐的她也

    已经习惯了甚至自己会调侃说这是「做作业」。

    或者她也发现了从某种邪恶而无耻的逻辑上「加强信任」这个说法是

    成立的。

    她做石川跃的情人、性奴甚至是局中棋子已经牵涉到了太多石川跃黑暗

    的秘密她也常常惶恐和畏惧如果不能和石川跃之间达成某种可以让石川跃

    对自己绝对放心和信任的关系她甚至感觉自己随时可能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力

    量碾压成粉末。

    而即使没有这样的威胁离开了石川跃……自己又算什么呢?离

    开了石川跃她就只是一个连工作都不稳定的省队的助理教练。

    而现在的自己

    已经是河溪市体育系统小有名气的知性美女控制着屏行会所改建计划的上千万

    预算。

    现在屏行的装潢第一阶段已经接近尾声偶尔的去现场看看每一寸的

    奢华每一寸的雍容每一寸的专业每一寸的性感都让她有一种惘然如梦的

    成就感。

    正因为如此无论如何自己都应该要和石川跃「加强信任」。

    而当她给到石川跃更多的「作业」她就有一种感觉自己越和石川跃形成

    一个利益共同体也可以继续心安理得的从他这里获得更多的利益输出。

    自己是

    这样许纱纱也是甚至因为许纱纱的特殊性一些许纱纱的材料还是自己替

    石川跃出面去要求的。

    大部分情况下所谓的「材料」也挺简单的无非是按照石川跃的安排去

    和他做爱供他奸玩淫辱并且将过程中的一部分拍摄成照片或者视频。

    有意思

    的是石川跃甚至不太回避把自己也摄入镜头。

    一次两次的就连周衿都觉得无

    所谓了好像这种某种邪恶无耻的投名状更像是情人之间的情趣。

    其实说到底石川跃并不经常召唤自己去奸玩陪睡随着两个人的工作越来

    越忙这种机会其实是很少的。

    所以有的时候她也会循例只是拍摄一些自己

    的自慰镜头交给石川跃这就已经接近

    敷衍了。

    老实说以自己和石川跃之间的

    那些事多几张少几张自慰照片简直是无所谓是。

    再偶尔的这种「作业」会变成一些杜撰出来的商务合同、借据、签名或者

    具有特殊含义的「聊天记录」。

    这就丑陋、尴尬、屈辱的多了。

    不过周衿可以确

    定的是石川跃以前并没有这种煞风景的爱好是那个长发飘飘的李瞳来到石川

    跃身边后想出来取悦石川跃的招数。

    她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一招确实比性爱视频更加有效。

    单纯的性爱画面并不

    足以构成过一个完美的故事但是一些合同、借据、聊天记录却可以将自己对

    石川跃的从属关系确定的如同一块铁板。

    绝对无法撕裂的共同体。

    ……

    当然这么激烈的手法对于许纱纱这种年纪毕竟还小的女孩石川跃应该

    是不会使用的应该把……?自己其实也不是很确定。

    无论如何对于许纱纱来说如果只是今天来敷衍着「交作业」一张裸照

    就足够了。

    但是她的选择却是……

    和自己一起表演一段激情四射的同性恋性爱场面给石川跃欣赏?周衿简单

    有点不敢相信这是那个清纯的仿佛一尘不染的河西小美人鱼纱纱的选择。

    难道是因为她一时的放纵和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难道是因为她最近受到石川跃的冷落要弄点新鲜的花样?

    难道是因为她真的想和自己玩玩这种游戏做作业反而成了借口?

    ……

    当高潮渐渐退去她依旧赤裸着身体那蕾丝内裤都已经被抛到床下在昏

    暗的床头灯光下她倚坐在床头靠着床枕理性理性理性的思考却在渐渐

    的占据高……

    最新找回4F4F4FCOM

    一切都变了。

    这不是控江基的女生宿舍。

    这也不是三年前。

    许纱纱已经变了。

    当然自己也变了。

    且不说自己被强奸被凌辱被控制那变态的关系;且不说从清纯的女孩

    变成驯服的性奴;且不说从想都不敢到在镜头前在那个变态的「主人」其实遥远

    的控制下的隔空淫辱。

    从好的一面说自己变得越来越会思考人心思考利弊了。

    许纱纱这么做绝对不可能是一时的玩闹她……当然应该有她的想法。

    「纱纱……」她轻轻的叹息温柔的理了理身边这条小美人鱼被汗湿的秀发。

    「……」

    「这没用……」

    「……」许纱纱仿佛刚刚从羞耻中惊醒轻轻的还是拉过床单遮挡了自己

    饱满青春的肉体有点迟疑的扫了自己一眼。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没用……他不会帮你的。

    」

    「什么啊……」许纱纱的目光有点慌乱声音很轻微微的咬着唇皮性感

    的撩人。

    周衿稍微换了一下姿势轻轻的靠到许纱纱的脸边微微一沉吟才说:

    「你……应该是听到了的风声也许是言文坤那帮狗腿子告诉你的。

    你应该

    也看了baldwin的访谈也许也看到了那个房卡记录单的照片……唉纱纱你

    现在也学会想这种事了。

    你应该知道一旦'许纱纱的房卡在淫乱派对的当天

    晚上被刷过下楼'这个消息被曝出来……当然了国家队里没有证据是不会

    拿你怎么样;但是那些根本不在乎证据和事实的网民一定会生吞活剥了你。

    是

    正规媒体有操守这种纯粹无聊的联想他们不会参与。

    但是现在不是二十年前了

    但是怎么架得住那么多所谓的自媒体和无聊的暴力舆论网民。

    他们一定会传言

    说你去参加了那个派对。

    」

    「可……我根本没去啊。

    」

    「我知道你那天没去可你最初是想去的对吗?最可怕的还不是几个

    谣言。

    而是一旦谣言开始飞起来说不定有个别自媒体能深挖下去或者从baldwin

    嘴巴里捞到点什么到时候……你就完了。

    '想去而最后没去'就能过关了么?」

    「……」许纱纱似乎也是无奈的泪眼汪汪起来。

    「然后你可能也想到了到目前为止只是一张无聊的刷卡下楼的

    记录单。

    只要让那个狗仔工作室别报道出来不就好了。

    可是你又没办法不知道该怎么操

    作所以你只好指望他。

    你知道他总有本事处理这些难题的。

    事实上你的很

    多难题还不都是他去处理的。

    」

    「……」许纱纱似乎羞耻痛苦的浑身都颤抖起来。

    「你可能脑子还有点乱原本想着只要来'做作业'见面他总归要…

    …要……要和你发生关系的。

    玩了你睡了你那就会帮你。

    在床上给他……给

    他……奸得舒服他那么神通广大总有办法替你排忧解难;或者用钱或者用

    关系让那个什么'乔老师'掐了这一段不就好了。

    你特约上我一起说是害

    怕其实还不是想……想给他增加趣味。

    」

    「不……不……」许纱纱已经羞的把头埋到了周衿的胸脯里似乎已经有泪

    痕沾湿了被单。

    周衿爱怜的婆娑着她光洁的背脊那条脊索真是清晰:「可是你没想到他

    今天又没来。

    」

    「……」

    「然后你就没办法了。

    可能你也意识到他没来其实就是躲着你。

    他也觉

    得你要出事。

    没来就是暗示你没办法他不会帮你的或者他帮不了你。

    」

    「……」

    「其实你想到这一步都还是……挺对的。

    但是然后你就慌乱了你又能

    有什么办法?你唯一想得到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你想表演点香艳的取悦他或

    者说勾引他一下。

    就和我一起……做……做给他看。

    你甚至胡思乱想也许他看

    过后兴趣来了过来奸你说不定连我一起奸也许他就会帮你……」

    「不不是……」许纱纱已经是无力的抽泣着否认但是这种否认毫无力度。

    「他不会的我的傻丫头……」周衿轻轻的叹息做到床上将许纱纱的身

    体搂在怀抱里像男人抚摸女人一样轻轻的抚摸她雪嫩的胳膊肩膀到乳房

    ……甚至像男人在事后玩弄女孩的身体表示赞赏一样继续温柔的玩弄着她。

    让情欲和爱怜混成一种混合的荒谬。

    「……」

    「你别傻了。

    他是很会说话有很情调很有魅力很有本事乍一看甚至

    可以说很有礼貌。

    但是……你难道还不明白他这种人其实从头到尾就是个机

    器……在他的眼里你只是利用的道具。

    你明白么?你的国家队队员、奥运亚

    军的身份只是他的道具。

    甚至连……连……给他强奸的性奴都不是最重要的。

    既然是道具他就会分有利用和没有利用价值。

    还要分利用时候的成本和风

    险。

    对他就是这么无情的人。

    」

    「……」

    「你再想想。

    这件事要摆平就要出面;出面就可能挖出萝卜带出泥

    连出一大堆关系人。

    你不是曾经已经约定了要去baldwin的派对么?你想想这

    里有多少中间人?牵涉到baldwin那边。

    何况这件事情根本就是和他密切关联

    的。

    难道要baldwin亲口确认一下当天的派对上没有你?那老色狼没有好

    处凭什么这么做。

    他现在出事了恨不得多一个垫背的多一个舆论点分担自

    己的压力。

    或者利用手里掌握的材料要要挟各方只想平稳下台了事。

    这件事

    情太复杂涉及到的问题太多必要的时候……他一定会牺牲你的。

    现在他唯一

    犹豫的不过是在你身上投资了那么多资源可能收不回来罢了。

    」

    「……」

    「傻瓜他不可能为了帮你去冒那种风险的。

    你跟他面前卖弄风情也是

    没用的。

    他要睡你随时随难道你还能反抗?」

    「那我该怎么办?」许纱纱似乎被周衿一路的分析说的从羞耻、痛苦从渐

    渐醒来抬起头迷茫着看着周衿。

    「……」周衿低下头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思考还是在逃避。

    「要不就让子晏师兄出面承认说是他刷的我的卡下去买吃的?」许纱

    纱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违反队规居住在另一个酒店违反宵禁独自外出?给你师兄背这个锅?」

    周衿都忍不住露出一些嘲讽的颜色来。

    「这没问题的吧……最多就是警告处理我们在拍戏么。

    」

    「是一个方法……江子晏肯替你背这个锅么?」

    许纱纱的小脸蛋似乎又刷的红了呢呶着:「应该会的吧……他毕竟是男生

    出错最多就是违规。

    队里不会怎么样的。

    外头……也少些风言风语。

    」

    周衿暧昧的一笑伸手在许纱纱的小屁股上「啪」的拍了一下:「你和姐姐

    说实话你那天是不是和你的子晏哥哥出去开房了?」

    「……」许纱纱当然说不出口但是小脸橙红却说明了一切。

    「

    你呀……」周衿也忍不住噗嗤一笑抚摸着许纱纱雪嫩翘弹的小屁股的手

    轻轻的在许纱纱的臀沟里探索了一下饶过会阴淫弄了一下她的小阴唇让她

    发出一声娇吟。

    许纱纱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点羞涩和着急:「……衿衿姐……你别告诉

    ……他。

    」

    「嗯傻瓜。

    他其实知道了也不会在乎的。

    」

    「是么?」

    「有些失落……对么?嘻嘻……傻瓜。

    不过以后你别这样了。

    」

    「嗯?」

    「你和我不一样你是他一手捧出来的你……的第一次……也是被他那

    什么的。

    你……你……真的是他的……一切都得听他的。

    要谈男朋友可以但是

    要先征得他的许可。

    比赛、离队、退役、念书将来结婚都得听他的。

    」

    「嗯。

    」

    「你就算是亲口问他他肯定会那副样子风度翩翩的说尊重你的意愿…

    …但是你别相信他。

    你要是再想和哪个男人过夜最好……也是问过他。

    至少

    告诉他一声。

    」

    「……」

    「他是很无情。

    但是他毕竟是个男人……他会享受你对他的这种忠诚的。

    」

    「……」

    「至于那个事么。

    你其实有一个壮士断腕的选择。

    」

    「什么?」

    「既然你能把你的子晏哥哥控制的那么到位干脆你们就承认你们在恋

    爱。

    当然不要说开房就主动向队里和媒体坦白说你们在相处。

    当天晚上是

    下去一起逛索恩河了。

    」

    「这有什么必要?」许纱纱有点急了她果然已经不是当年的清纯小女生

    非常明白宣恋爱对自己的职业、学业、国家队生涯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失。

    「有必要。

    」

    「……」

    「纱纱网民需要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正义。

    他们其实需要的只是道

    德上的优越感或者就是纯粹的'刺激'.足够刺激的新闻足够刺激的真相才

    能填满他们那隔着屏幕没方宣泄的欲望。

    」

    「……」

    「你想……许纱纱偷偷离队参加老外淫乱派对。

    江子晏偷偷离队下楼喝

    了杯饮料……换了你在看明星新闻八卦你愿意看哪条?愿意相信哪条?你让江

    子晏承认刷卡下楼喝杯饮料填不满他们的'对真相的渴望'的。

    」

    「……」

    「如果你们承认在恋爱就好多了……许纱纱偷偷离队参加老外淫乱派对。

    许纱纱江子晏双双离队索恩河畔浪漫携手……虽然依旧没有前面那个刺激但

    是至少有点料可以给他们挖挖了。

    到时候队里给你们一个警告处理再让一

    些媒体处理一下找几个专家讨论一下'奥运队员就不可以谈恋爱吗'之类的

    这种有争议的话题网民肯定会分阵营的。

    一旦开始讨论过一阵热点一散你

    们再宣为了备战奥运而分手。

    不就什么愁都没了。

    」

    「……」

    「你只要一口咬定只是相处约会并没有越轨行为。

    他们再八卦也没办

    法去验你处女啊。

    」

    「……」

    「用一部分的真相来阻挡住谣言好掩盖背后的真正的真相……嘻嘻…

    …是不是有点讽刺?」

    ……

    周衿意识到怀中的小美人鱼似乎沉默了那种因为刚才的表演而羞耻痛

    苦的颤抖也渐渐停止了似乎是被自己这个主意说服了似乎是在认真考虑怎么

    去和江子晏对对「口供」。

    好半天怀中的小美人抬起头来似乎下定决心才开口:

    「衿衿姐……」

    「嗯?」

    「这些……其实是他想让我做的吧?」

    「……」

    「你说的这些是他的意思吧?」

    「……」

    「这……其实就是他给我设计的牺牲一些我还有子晏的利益去保护他

    那些秘密的方法吧?」

    周衿在瞬间羞愧的几乎浑身都是一阵冰冷的鸡皮疙瘩。

    她甚至有夺路而逃的

    冲动。

    是的……大家都学会了……理性思考。

    许久许久……

    许久许久……

    怀中的小美人鱼传来一阵微微的叹息和沉默后的苦笑。

    「衿衿姐……」

    「嗯?」

    「我们……再……做一次吧?」

    「……」

    「你……也要……交作业的吧。

    」

    ……

    但是这一次却轮到了自己这刻薄的讽刺却刺激得周衿两行悲耻的眼泪

    流淌了下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