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手转星移(重修版) > 【手转星移(重修版)】(77)
    【手转星移】重修版·78·偷情的窖

    作者:rking

    2020年3月6日

    字数:12645

    【七十八、偷情的窖】

    就在杨丹在哀嚎中完成「比赛」的两天之后万里之外的古兰森岛上同样

    的戏码也在上演。

    只不过女主角换成了杜可秀而演出的场景也由一间小小

    的密室换成了开放的大型演播厅。

    丁尚方仍然翘着腿坐在楼上的贵宾厅跟来访的尊贵日本客人把杯言欢欣

    赏精彩的「比赛」。

    跟去中都集团只有一个三人拍摄团队不同这次大赛主办方

    派出了一个二十多人的观摩团同时考察一下被丁尚方牛皮吹上天的古兰森岛真

    实情况。

    当然外部条件日本人是称赞的简直是世外桃源更是法外之但内部条

    件实在过于简陋。

    丁尚方玩命吹嘘说这个度假村才刚刚起步还有好几十亿

    的资金正在投入日后必定能够打造成全球顶尖的性文化基。

    日本人只是衔笑

    不语。

    演播厅上节目已经开始了日本拍摄团体准备好了一切道具女主角杜可

    秀身着一身黄色花纹的紧身旗袍胸前撑着鼓鼓的半露着雪白的大腿轻扭着

    屁股性感走到舞台中央。

    「各位尊贵的客人大家好!我是母狗杜可秀今天

    奉献给大家的是性文化界的年度盛事:国际束缚表现大赛哟!而我呢将作为

    参赛选手现场接受来自日本的专业绳艺师和调教师的调教内容一定不会让大

    家失望的!」杜可秀作着开场白用她专业主持人的清亮声线介绍着「请大家

    一定要支持我喔!母狗杜可秀会努力的!」向着四周各鞠一个躬。

    现场响起色淫淫的哄笑声和口哨声杜可秀笑吟吟说:「在比赛最后的环

    节已经安排了大家参与的环节。

    请抽中签的老板们做好准备哟!抽中黄色签的

    贵宾请憋好你们的尿母狗杜可秀到时会一滴不剩把你们的尿都喝光喔!抽

    中蓝色签的贵宾待会的节目虽然刺激可你们得把你们的大鸡鸡忍住喔最后

    可是要把母狗杜可秀操到昏迷过去的别没轮到你就先忍不住呀……格格……」

    「真他妈是个贱货!要喝尿挨操了还笑得这么开心!」丁尚方搓着手对

    坐在他旁边日本观摩团团长说。

    他口里虽是骂着心里却得意得很看看现在的

    杜可秀对比一下她当初在袁显手里死活不肯屈服的硬气更显得他老丁的手段

    多么高明。

    这场淫秽的「比赛」是今天为来访的数百名游客们奉献的特别节目从好

    几天前就在度假村的公告上预告了。

    丁尚方立志将这个度假村打造成全球顶级的

    性交易基自然要向「先进文化」借鉴经验和寻求帮助。

    这一次是他主动联

    系日本的比赛主办方极力吹嘘古兰森岛的优势将原本每个报送单位仅有的一

    个参赛名额硬生生增加到三个。

    他原本已经确定好三名优秀女奴参赛给安澜

    强行要走一个名额给了杨丹后害他只好放弃了那名原本相当看好日俄混血女大

    学生。

    丁尚方跟日本人商定的是一个长期的合作协议。

    只要他选送的选手能够在

    比赛中获得名次证明他们的实力日本方面将跟他进行一定限度的资源共享

    并无条件派遣「专家」对丁尚方在女奴调教、捆绑艺术、节目设计、器具研发等

    多个方面进行指导帮助度假村的性交易产业国际化、产业化、系统化、规范化。

    「这个女人以前是个很有名的电视主播……」丁尚方向日本客人介绍着出场

    选手「经过我的调教发现她有很强的母狗天分。

    」二楼贵宾室除了可以正面

    俯瞰演播厅的情况还配备了两台大电视可以看到实时拍摄的近镜头。

    最近

    丁尚方刚刚对演播厅的设备进行了升级除了贵宾室现场的观众席上方也挂上

    几块巨型幕同样可以观看近镜头增强观众们的现场体验感。

    杜可秀的面部表情相当丰富不仅丁尚方连见多识广的日本团长也频频点

    着头。

    当调教师粗暴扯裂她旗袍的前襟、剥光她的上身时杜可秀尖叫起来扭

    着身体一脸羞愤的样子仿佛有点回复她当初宁死不屈那种气概的味道;当她

    双臂被捆绑起来被当众揉搓着乳房时杜可秀抖着身体呻吟起来从一脸羞涩

    渐渐转换成享受低哼;而当她的喉咙被手指和肉棒轮番肆虐眼圈鼻尖憋得透

    红泪水禁不住哗哗直流时杜可秀的表情更让丁尚方拍手称赏尤其是她瞪着

    调教师眼神的凄厉、强忍着呕吐感的狼狈、被扇耳光时咬着牙的愤恨、终于被肉

    棒插到疯狂呕吐的崩溃感每个环节都表现得淋漓尽致看上

    去都相当凄美充

    分展示了杜可秀的表演天赋。

    相比之下两天前杨丹木头一般的表现可就完全给比下去了。

    丁尚方玩过的女人太多了杜可秀的颜值身材其实并算不上顶尖但胜在

    可塑性极强。

    当初被袁显那么往死里整搞了大半个月身体状况很快又回复如

    初。

    来古兰森岛后丁尚方亲自调教发现这婊子悟性还真他妈的强。

    不到半个

    月功夫服侍男人的本事就远超她那位年长二十来岁的姑妈况且她能歌善舞

    文艺才能突出还有电视主播的表现加成隐然已成为度假村头牌花魁成长速

    度令丁尚方也不禁叹服。

    丁尚方当然不了解杜可秀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是如何将每天无休止的淫辱全

    数承受的。

    当她开始努力把每一只摸上自己身体的手掌都当成爱人的爱抚、每一

    根捅进她肉洞的肉棒都当成爱人的疼惜甚至将每一记抽在身上的皮鞭都当成爱

    人调情的情趣她就觉得自己必须找对这个路子。

    事实上当她在粗暴的奸淫玩

    弄中确切感受到性爱的快感时她坚信自己终将成功。

    杜可秀深知想要结束这种荒淫的日子对于她来说遥遥无期说不定一辈

    子都盼不到了。

    要是还象以前那么硬气那么倔强那么抵死反抗每一秒对她来说

    都将是极其难熬的。

    她决定主动去适应。

    杜可秀将双腿分开成几乎一直线将敞露出来的阴部朝向正伸过来的粗大假

    阳具她被捆在背后的双臂撑住面的垫子上身稍为仰起用妩媚的眼神望着

    调教师。

    她刚刚因为深喉催吐和被扇耳光而几乎通红的脸蛋虽然看起来颇为狼狈

    嘴角还挂着没被擦净的呕吐物和口水但居然还眨着眼睛对着镜头展颜一笑看

    上去活脱脱就着是一个渴求性高潮的淫妇。

    手臂长的双头假阳具一端挤入了她的阴户杜可秀双唇微张脸朝上仰起

    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肉洞里这种充实的感觉她每天很多时间都经历着她竭力

    收集着性器官被刺激带来的快感将这种感觉尽可能放大让自己的肉体完全融

    进性爱的快感之中。

    假阳具深深顶入她阴户的深处已经挤压到子宫杜可秀

    放浪淫叫着她成功让自己成为一件性爱机器将耻辱与痛苦完全抛在脑后

    在数百名观众的口哨声中尽情享用自己的快乐时光让欲望的冲击把自己炸裂。

    所以在丁尚方看来她确确实实是完全堕落了她的放荡看不出任何伪装

    的痕迹他对这只母狗的调教绝对是彻底的成功这简直是他玩了十几年女人

    以来最大的成就!看着那根长长的假阳具被对折起来另一端也插入了杜可秀的

    肛门调教师握住假阳具的折曲处正用力推送同时折腾着杜可秀的阴户和

    肛门而那只母狗一边疯狂甩着脑袋一边高声浪叫着丁尚方微笑点着头

    跟日本客人又碰了一下杯。

    「要死了……呀!好大……太强了……呀呀……插死母狗了啊啊喔喔……」

    杜可秀哇哇叫着迷朦的眼神满是情欲的味道搐动着的双唇看上去无比的性感

    她已经让性欲弥漫全身渗进血液里的每一个细胞她的每一个毛孔此刻都仿佛

    要在高潮中迸发。

    当假阳具在连续的急速抽插后猛的抽出时杜可秀屁股抖动着

    上挺在尖叫声中从下体喷出如潮的爱液。

    「这只母狗不错。

    」日本客人对丁尚方点着头说「具备成为优秀性奴隶的

    体质和天分。

    我预感她在这次比赛中会得到高分。

    希望接下来这几个环节她能有

    更好的表现尤其是最后一部分是拿分的关键。

    」

    「她可以的!」丁尚方信心十足。

    现在对于他来说母狗杜可秀就是他生平

    最得意的作品无论怎么样的调教杜可秀都能出色完成他甚至都有点感觉这

    只母狗无所不能了。

    「她是一只特别的母狗。

    」丁尚方替杜可秀打着广告「我是第一次碰到一

    只母狗主动设计调教她自己的项目的而且还很成功。

    」前几天杜可秀居然向

    他建议在表演电击她阴道时不妨邀请客人上来同时肛奸自己让客人体验一

    下性爱中的微弱电击快感是一个很有创意的噱头。

    对于这种作践自己来提高节

    目效果的要求丁尚方没理由不答应事实上也收到了很好的回应大受客人

    们欢迎。

    而杜可秀也决定接下来就要多提这样的建议想方设计让自己更快速淹没

    到快感的海洋里去避免花费太多的心思去作另外一些无谓的表演反而让自己

    更加难熬。

    毕竟自己提出的方式就是自己最能够接受且更加舒服的只要彻

    底抛下自尊至于如何更好吸引观众眼球本来就是她的

    专业。

    前天当第一

    次按自己的建议演出时一边电击着阴户一边被兴奋的肉棒肛奸她很快就进入

    了癫狂状态在失神的颤叫声中不到两分钟就到达第一个高潮。

    而根据参与体验

    的客人回馈那一刻她的屁眼里剧烈牵扯收缩着加上轻微的电击感觉让他

    的肉棒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刺激他迫不及待想再多一次这样的体验。

    杜可秀也进一步了解自己的身体状态和兴奋点她确认了自己肛门里的敏感

    度比以前想象的要强烈得多这肯定是袁显那王八蛋开发出来的。

    反正都要被

    该死电击那种猛烈痛击性感带但却被疼痛和麻痹严重干扰而无法达到高潮的

    半死不活状态是杜可秀所厌恶的远不如同时搞一下肛门来催化她的性欲、转

    移并淡化电击的痛感来得合算。

    下一步杜可秀打算更快调动出自己的受虐体

    质让自己在被鞭打之类的疼痛感中也能感受到屈辱的快感。

    如果她仍然能够

    成功那每一天的淫虐表演对于她来说将不再难过她要让那些调教着她、观看

    着她、奸淫着她的男人们都成为她沉浸在性欲浪潮中的助推剂。

    杜可秀单足被倒吊起来鞭子不停抽打着她敞露着的阴户。

    那种炙热的痛

    感夹杂着性器官被冲击的诡异快感尖叫扭动着在空中摇摆的女人尽力把注意力

    集中到那狂乱的快感中。

    那一下又一下的灼痛从女人最敏感的部位炸裂顺着

    阴唇直窜入空荡荡的肉洞中仿佛肉壁中每一处肌肤都在抖动起舞摇荡着流质

    的性欲开始翻滚直击她的心脏即将喷薄而出!「啊!啊喔!」杜可秀发出一

    声长鸣突然屁股一阵急抖阴户里的爱液已经烧滚就在数百名观众诧异的嘲

    笑声中潮吹了。

    丁尚方并不知道杜可秀在战胜自身的道路上又迈过了一个关口他只是得

    意看到这只母狗的受虐体质又被深深挖掘出一大片。

    身边的日本朋友居然轻

    轻鼓起掌来丁尚方礼貌向他一举杯似在预祝比赛的胜利。

    喘着气被放了下来的杜可秀还在挤着笑容向全场观众自述着被虐感受:「

    唉哟母狗杜可秀好丢脸啊羞羞的方被打出高潮了……」她的眼角暗暗往上

    瞄向贵宾室却见丁尚方正站在落玻璃前面笑吟吟对着她竖起大拇指。

    杜可

    秀也朝他歪头甜甜一笑她是从心底感到开心。

    不管丁尚方接下来还会不会给她

    更大的难题不管自己是否有朝一日能够逃离这个鬼方杜可秀无论如何也

    迫使自己尽量适应着这日复一日无休无止的魔鬼调教。

    她相信自己可以最大限

    度淡化所有的耻辱和苦痛让自己就这样沉醉在下流的性欲中当一只卑贱的母狗

    最好不要醒来。

    所以接下来的捆绑和鞭责对杜可秀来说不再成为问题她觉得自己已经

    找到了将一切痛楚都转化为快感的途径可以把自己曾经觉得胆寒心碎的性虐待

    变成快乐的游戏她要让自己越来越沉迷、越来越快乐。

    只有让自己忘记其它、

    只剩快乐她才有可能在这个狱中捱下去。

    当热蜡炙烤着她早就竖起来的小奶头时杜可秀敏锐捕捉到那直穿乳腺的

    酸痒感觉放大、放大、再放大甚至连乳晕上那要被烤熟的针刺融化感觉都

    变成了别具情趣的刺激。

    而抽打在她胴体上的每一鞭即使是打在她的肚皮上

    杜可秀也感觉象击中她的阴户一般肉洞里荡漾着酥痒的情欲。

    她不知道这是自

    己精神上强行转移感官的胜利还是自己的身体已经确切堕落淫荡了她也不

    想去分辨。

    她只知道自己又快要高潮了在这场比赛中她在淫叫声中似乎

    已经高潮了七八次她似乎已经将自己完全变成一个性交机器、一只受虐母狗。

    终于来到最后的环节娇喘不断的杜可秀仍然表现出优秀的职业素养还能

    露着笑脸邀请着一开始抽中签的客人们按签位顺序排除上场:「大家请用力

    操我喔母狗杜可秀被操得越开心就越能坚持得久喔!大家一起来帮助母狗杜

    可秀赢得比赛吧加油!」

    温热的尿柱射进她的

    嘴里溢满她的口腔杜可秀大口吞咽着。

    味道当然不

    会好但杜可秀也只能将这肮脏的排泄物想象成琼浆玉液或者苦口的良药。

    再

    不济也要完全将自己想象成一个天生的尿壶喝尿是她的天生本能……反正

    她虽然还是皱着眉头但已经没有了第一次被袁显灌尿时那种疯狂的反胃感觉

    她觉得自己适应得很好。

    第一根肉棒也抽入了她的阴户里杜可秀闭上眼睛享受着一边吞着尿一

    边按耐着自己的因为性欲而剧跳不止的心脏。

    或许就象丁尚方说的要是她能

    在这场变态的比赛中获奖将得到他特别的奖励。

    杜可秀并不知道所谓的奖励是

    什么甚至还有点怀疑不会是好东西但无论如何终归自己表现得越好起码

    在这个见鬼的奴隶岛上位会越高。

    位越高她就可能获得更多的自主权让

    自己这暗无天日的日子能够更舒服一些过下去。

    「三十个人了很不错。

    」丁尚方看着第三十号嘉宾的肉棒离开了杜可秀的

    阴户第三十一号嘉宾正用纸巾粗略拭擦着她抖动着的下体准备接下来的插入。

    杜可秀还在大口吞着源源不绝的尿液她的小腹已经高高隆起膀胱明显早已被

    填满了可她还在努力吞着尿只是没法如她保证的那样「一滴不剩」了。

    溢

    出她口腔的尿水流淌在被炙红的胸脯和小腹上沾湿了被修理成整齐倒三角形的

    阴毛……

    「听说你们集团总部那个女明星捱不到三十个人就昏掉了……」日本团长

    已经通过电话了解到杨丹的比赛情况说道「这一个看起来还很精神呢!不错!」

    「有没有机会冲击冠军?」丁尚方问。

    心道给袁显调教的女人没丢半条命

    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捱得久?还是自己的手段高!不由又自鸣得意起来。

    「冠军我不敢说但取得好名次是很有机会的。

    这只母狗确实天赋不错身

    体条件也可以我很喜欢!」日本团长说「今年参赛的好手如云啊全球很多

    知名俱乐部都参加了。

    象你们这样的调教界新秀能够推出这样的产品也算是

    黑马了!」

    *********************************

    **

    小年推开下室的门眼前的景象让他有点呆了。

    电视上正放映着残酷的轮奸调教画面女人的哭叫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

    坐

    在沙发上的刘家颖大律师却一手伸进自己上衣前襟一手撩起裙子伸进内裤里

    面不停动着。

    猛然发现有人进来刘家颖惊叫一声双手猛的抽出抱在胸

    前羞愧看一眼小年垂头不语。

    小年只装作看不见缓缓走近前去看了一眼电视说道:「刘律师……那

    个……有什么发现吗?」

    「哦……有的……这个……」刘家颖有点慌乱翻着笔记本可她气息明显

    不稳说话都结巴起来。

    小年在她旁边都能在电视上女人尖厉的惨叫声里清

    晰分辨出她粗浊的喘气声。

    在她身边坐下的小年飘来的男人气息是那么的浓重。

    早就芳心乱荡的刘家

    颖不由低哼一声脸上红得火热。

    小年心中也砰砰直跳刘律师这副娇羞的模样

    跟她平时知性雅致的气质全然不同跟她被奸淫凌辱的凄惨模样相对更是另具

    一种妩媚的风情。

    「没想到聪慧文雅的刘律师也有这么动人的一面。

    」小年忍不住说。

    「不许说出去喔!」刘家颖白了他一眼咬着嘴唇说。

    「我不会。

    」小年耸耸肩。

    跟了袁显那么多年奸淫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这

    个美丽的女律师在男人胯下什么模样他不仅亲身试过她所有被轮奸的色情录

    像更是看了个遍。

    刘家颖此刻的样子确实性感动人浑身仿佛都飘荡着情欲的味

    道小年心中都有点蠢蠢欲动。

    心想此刻如果向她求欢这大律师多半不会拒绝。

    但是她是婷婷的朋友甚至是战友……为了婷婷他要洗心革面做人不能做

    这种事……

    「我不能这么做!」小年告诉自己。

    「想要我吗?」不料首先启齿的却是刘家颖。

    心神飘荡不定的女律师坐在

    小年身边屁股都难以坐定不停轻轻扭着。

    这小子突然这么问不是想挑逗

    她还能是什么?虽然他是凌云婷的男人可是……不管是自己、还是凌云婷、甚

    至包括这小子还讲究这个吗?又不是没被他操过!此刻她是真的有些兴奋、真

    的想要男人给别人还不如便宜这小子。

    听说连乐静婵都当着凌云婷的面被他干

    了凌云婷应该也不会计较这个的。

    「我……」小年猝不及防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可没等他答话刘家颖

    的身子已

    经靠了过来女人身上淡淡幽香传来手臂触碰到柔软的身躯本来就

    在努力抑制淫念的小年如何还能淡定?何况他本来就不是正人君子

    刘家颖胸前突然一紧已被小年翻身压住手掌隔着衣服抓着她的乳房抬

    眼一看小年正面露淫笑对着她的脸说道:「刘律师你知道我可不是柳下惠

    你这么挑逗我我就不客气了喔!」伸嘴照着刘家颖的樱唇吻下。

    「嘤嘤……」刘家颖心神一荡满嘴都是雄性荷尔蒙味道敏感的身体微微

    一抖双手盘着小年的脖子吸住他伸过自己口腔的舌头。

    激吻中一对发情的男女飞速脱着衣服小年快速扯下自己的衬衫小心

    一个一个解开刘家颖上衣的钮扣将她的胸罩推到乳房上面双手立刻覆盖上她

    高耸的乳峰。

    掌心触处刘大律师两只乳头已经坚硬如铁给他轻轻一磨「呀」

    的一声轻叫出来。

    小年更不打话嘴唇在激吻中移开埋进散发出幽香的雪白乳

    肉中。

    性感的女律师哼唧着面带潮红抚摸着他宽阔的胸膛当小年的手掌下摸

    到她的私处在她湿淋淋的阴道口轻擦时刘家颖「啊」的一声挺着屁股迎了

    上去。

    「给我吧……」刘家颖喘着气轻叫「给我……我要……」温柔的小手摸到

    小年的胯部那根东西早就竖了起来。

    「刘律师你好骚啊!」小年不忘嘲弄一下这个发姣中的女人肉棒在她的

    下体上顶两顶找准角度滑溜溜一枪到底。

    「啊喔!」刘家颖尖叫一声颤抖着双手捧起小年的脸哼道「用力……

    小年你好强……啊!」阴户里满满的充实感女律师全身酥软轻扭着此刻

    她只想要性爱的满足。

    小年跟了袁显多年玩过的女人也不计其数算是花丛老手了。

    当下要在这

    个美女律师身上展示功夫肉棒一挑一刺在她的肉洞纵情驰骋直将刘家颖操

    得尖叫连连。

    「刘律师你好敏感喔……」小年一轮表演过后肉棒停在刘家颖阴户深处休

    息一下盯着她娇喘不停的美丽脸蛋说。

    「还……还不是你们害的!」刘家颖喘着气咬着牙回了一句。

    小年嘿嘿一笑肉棒暗暗一抖在她的花心上一顶。

    刘家颖应声又是拧着眉

    头尖叫一声双手紧紧捏着他的双臂抬眼一看小年正得意看着她脸上尽

    是奇怪的表情不由一羞嗔道:「你是在笑话我吗?我是不是太贱了?」

    「我是觉得平时端庄严肃的大律师现在这个样子好可爱……」小年给她留

    了面子讪讪道「我们之间谁能说谁贱呢?我难道很高贵了?」感觉有点尴

    尬肉棒又轻轻抽插起来。

    「你分明是在嘲讽我……」刘家颖咬牙瞪了他一眼又开始哼唧起来「我

    也不想的……可是被他们作践了那么久我……我……我……我觉得自己真是

    变得下贱了……现在总是莫名其妙就好敏感……」说着说着不由伤心起来轻

    捂着自己的嘴却捂不住嘴里不停迸出的呻吟声。

    「你是身不由己我明白!」小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肉棒明明正插在她

    的阴户里这个漂亮的女律师明明正淫水横流叫着床却聊着下不下贱的问题

    犹豫道「其实其实我们都是身不由己。

    不止是你不止是婷婷还有乐小姐

    她们我又何尝不是呢?」

    「你?」刘家颖失笑道「这么多漂亮的女人都让你享受过了你身不由己?」

    「我在婷婷面前就这么上了乐小姐我多尴尬你想象得到吗?」小年想为

    自己辩解一下「在他们面前我就必须跟他们同流合污。

    所以我上了乐静婵

    上了林昭娴还上了杜可秀……」想着自己就这么堂而皇之把她们这群反抗小

    组的所有美女都上过了胸中竟不由有了一点小得意的感觉。

    「你在凌云婷面前跟乐静婵做爱其实心里很兴奋吧?」刘家颖一边哼着一

    边说「很有偷情的快感是吧?就象现在这样?」

    「我……」小年一时语塞。

    要说他根本不想上这些美女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可是要不是形势所迫他也绝不会让婷婷伤心的!嘴硬说道:「还不是你挑逗

    我的?」

    「你这小色狼!」刘家颖哼道「我不挑逗你你想说你就不会对我下手是

    吗?就算你忍住了你这根大家伙不想吗……啊呀……我要死了……」给小年又

    是大力一顶全身一阵激灵。

    随着肉棒的加速冲刺刘家颖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

    了只管尖声呻吟着雪白的胴体轻抖着双腿紧紧盘住小年的腰双手的指甲

    都快将小年的手臂掐出血来。

    小年只觉得她的肉洞正剧烈收缩着已经快到顶峰的他也把持不住了。

    脑

    子里不停闪过凌云婷曼妙匀称的雪白胴体、乐静婵那对抖得他眼晕的巨乳甚至

    杜可秀那哀嚎声中不停抽搐的肉洞他低吼一声肉棒快速冲刺着炮弹般的

    精液轰入女律师的阴道深处。

    「你好强……」刘家颖缓缓回过神来摸着他的脸说「我很满足……」看

    着小年翻身仰躺在沙发上的健壮身躯爬起身来伏到他的胯下将那满是精液和

    自己爱液的东西含起来嘴里。

    这是她每次被奸淫之后都被要求做的事情她不想

    待薄这个给了自己久违性满足的年轻人。

    小年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说道:「刘律师我不是个正人君子。

    不过自从

    有了婷婷我真不想背叛她!可是你也知道我们的身体现在是不可能完全

    属于对方的。

    所以我才不会刻意去强制自己不去跟别的女人做爱……那没什么

    意义……」自己的性器官还是别的女人的口腔里口里却说着这样的话一说完

    小年都觉得自己好虚伪。

    「行了行了我懂的!要不是这样你以为我能贱到去勾引朋友的男人吗?」

    刘家颖抬起头来说道「其实你早就上过我了对吧?」

    「嘿嘿!」小年笑道「那个时候你确实没这么骚!」他想起那个被轮奸

    中羞愤疯狂挣扎的女律师当时已经被几个人强奸过之后她的阴道里除了

    男人的精液确实并没有太多的性感觉。

    「一直被你们这么侮辱哪个女人能受得到呢?」刘家颖拉上小年的内裤

    说「婷婷跟静婵她们一定也比以前敏感很多是不是?」

    「是。

    」小年承认。

    刘家颖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喔我不会跟凌小

    姐说想必你也不会。

    」

    「没必要跟她说。

    」小年嗯的一声。

    凌云婷没有对他操乐静婵有意见那是

    知道他也必须做戏并不代表她不吃醋。

    现在这种没来由跟刘律师偷情让女

    朋友知道岂不是自讨没趣?没有一个男人会蠢到去自动坦白。

    「你这些录像很有用我已经找出不少线索到时会交给警方去追查。

    」刘

    家颖拿着笔记本在小年面前一晃说「明天我整理一份留在你那儿。

    万一我出

    了什么意外你就把这东西拿去报警。

    」

    「你挑了一些什么录像?」小年不安问。

    起码他不希望凌云婷的视频被

    曝光更不希望自己母亲被凌虐致死的悲惨往事被公开。

    「我想尽量保全受害者的名誉但一些已经不在的且有证据证明她们的失踪

    是跟李冠雄一伙有关的我都整理出来的。

    」刘家颖手掌在本子上一按说「

    放心我不会主动公开她们的姓名和身份这些只有警察看得到他们一定会跟

    进查实的。

    我们只是提供重要线索。

    」

    小年点了点头眼睛还在刘家颖身体上下瞄着这个刚刚跟自己激情过后的

    女人转眼间似乎又变得理性端庄了。

    忽道:「可是刘律师我们在网络上曝了

    李冠雄那么多黑料究竟有什么用呢?对你上庭难道有帮助?」

    刘家颖淡淡一笑:「对上庭是没什么帮助。

    可是操控舆论有多重要你知道

    吗?一旦他在法庭上都被击溃那这些质疑浪潮会瞬间将他淹没他连争辩一句

    的机会都不会有!我要做的就是在法庭上突然用爆炸性的大量证据迫使司法

    部门立即对他们进行拘捕和调查不给他们留下毁灭证据和逃脱的时间!」

    *********************************

    **

    「他还不肯认是吧?」李冠雄翘着二郎腿翻着无聊的文件夹对着坐在办

    公桌另一端的袁显说。

    林昭娴录音泄露事件也已经查了好些天了整个集团被搞

    得鸡犬不宁却还没查出来所以然来。

    现在袁显向他汇报说已被关押的财务

    经理张天江应该就是那个泄密的卧底!

    「他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八成就是他了不然还能有谁?」袁显恶狠狠

    说「张天江这混蛋去年进入公司因为是马尊介绍的给了姓马的面

    子。

    而

    且这混蛋一开始能力还不错很快就升做财务经理。

    马尊是什么人?老欧的跟屁

    虫!他的电影公司一向跟在老欧屁股后面走。

    只不过当时我们还没跟老欧开战

    又正准备进军娱乐圈要跟马尊拉交情……」

    「这些我知道……」李冠雄问「还有呢?」

    「我查过了张天江老婆的表姐的女儿去年底嫁给了欧振堂一个表叔的老婆

    的表妹的老公的堂侄孙的结拜兄弟!」袁显道「他跟老欧他妈的算是亲家!」

    「亲你妹!」李冠雄失笑道「你这他妈的也能扯上关系。

    」

    「我可不是乱扯的喔!」袁显道「自从他们结成亲家之后你瞧我们的

    麻烦是不是就开始了?今年来张天江的工作表现一落千丈整天鬼鬼祟祟的不知

    道在干什么。

    老欧被抓的时候我们都开心的不得了就这王八蛋愁眉苦脸的!」

    「今年整个集团有谁的业绩好了?你有没有更实质一点的证据?」李冠雄摇

    头问「听说你已经把他修理得挺重的他还不认是吧?」

    「这还不够啊?」袁显急道「肯定就是他的啦!这王八蛋就是欠收拾待

    会再给他上大刑!而且嘿嘿我有的是办法……」脸露淫笑。

    李冠雄一见他的表情恍然大悟嘴角一翘放下二郎腿凑上去道:「他

    老婆很漂亮?」

    「不止是他老婆胸大屁股圆皮肤白一看鸡巴硬他女儿更漂亮十六七岁

    的高中生水灵水灵的……」袁显眨眼道「都被我们扣起来了老大要不要品

    尝一下多半还是处女哟……」

    「处女你妹!」李冠雄将手中的文件夹往袁显脑壳上一砸骂道「无凭无

    据就搞人家的老婆女儿!张天江可不是老欧那样明摆着的敌人是我们自己的人!

    要是让公司那些人知道我们一疑神疑鬼就把人抓了严刑拷打还搞人家的老婆女

    儿谁还能安心帮我们做事啊?」这些天中都集团内部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个

    个人心惶惶中层经理级以上的人员已经被扣起了十来个其中的两三个主要嫌

    疑人连家属都押在公司了。

    可这么风风火火搞了一个礼拜却连一点实质性的进

    展也没有半点证据也拿不出来。

    李冠雄不禁怀疑自己是否查错了方向反而把

    公司的人心完全搅散了?

    「我们现在情况不太好公司还没回到正轨上还需要那些人出力查的时

    候也得注意笼络人心别用力过猛牵扯太多人!」安澜曾经说过的话在他脑里

    响了一下李冠雄有点后悔没有听老婆的话了。

    袁显却还是不以为然嘟囔道:「他们敢?不怕死吗?谁敢三心二意我要

    谁的好看!」

    「把人都放了吧!不许碰他们的老婆女儿!」李冠雄下定了决心瞪了袁显

    一眼「那些有嫌疑的人全部开除掉每人给笔遣散费这事不要再查了。

    」袁

    显这小子看样子是不可能再查出什么鬼来公司本来就摇摇欲坠再让他胡搞下

    去真得散架了。

    「好吧……」袁显不甘心点一下头站起身来忽道「要不我们就公

    是张天江干的?反正都修理过他了那老小子就算回去也得躺一两个月才下得

    了床放了他也不会感激我们。

    再说了白查了这么久总得给下面有个交代吧?」

    李冠雄脸一黑怒道:「你是盯上了人家的老婆女儿吧!都说了这当口

    别在公司里面搞这种事!我现在考虑的是怎么样挽回人心懂不?你他妈的!没

    女人给你玩吗?」

    「最近心情不太好身边那几个贱货玩得有点腻了正想搞几个新鲜的玩玩

    ……」袁显耸耸肩看了李冠雄一眼欲言又止。

    「啥意思?又看中谁了?」李冠雄横了他一眼立时明白他想的是什么「

    看中我收起来的母女俩是吗?告诉你想也不要想那是我私人的!」想起卢雪媛

    毕竟还是给这小子强奸过了还给他淋了一身尿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

    袁显一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初见卢雪媛时他就惊为天人可惜就

    那么草草操了一次。

    本来还打算逮回来可以慢慢享用谁知却给老大藏起来了

    实在令人心痒难忍。

    何况她那水灵灵的女儿自己碰都没碰过呢。

    「你小子不是曾经惦记过谁谁谁的老妈、谁谁谁女儿、谁谁谁姐妹吗?搞到

    手了没有?」李冠雄歪着脑袋对袁显说。

    之前袁显跟他「分享」强奸心得时好

    几次提到某个女人的母亲姐妹女儿长得挺不错有空要找机会下手。

    「时间一过兴头也就过了忘啦……」袁显说「都忘了是哪个贱货的老妈、

    哪个贱货的女儿了……」

    「小年不是都整理好录像带了吗?叫他帮你回忆一下……」李

    冠雄笑道。

    心

    中却记挂着还被袁显念念不忘的卢雪媛母女该怎么样才能向她们刻上自己的烙

    印永远属于他李冠雄一人呢?

    「好吧……」袁显只好点头说。

    此刻他更希望玩到的女人老大已经明确说

    不许动看来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又在想什么坏主意了?」李冠雄见袁显眼珠儿骨溜溜乱转马上知道他又

    在打算着什么。

    「没啥……」袁显耸耸肩「没新货玩就炒炒冷饭吧!之前不是说过让那

    个什么宋大画家又来画画吗?想想也挺好玩的……」

    「画谁?凌云婷?」李冠雄记起袁显之前聊过的宋大画家去年画的凌云婷

    专辑封面非常有意思有时间多画几张虐待凌云婷的画像。

    「你不会又反对吧?」袁显一摊手。

    「下手轻点不准影响到……」李冠雄瞪了他一眼说。

    「不准影响到她排练演唱会知道啦!」袁显展颜一笑「一起来?」

    「不了我要去陪我的私宠嘿嘿!」李冠雄挥挥手让袁显离开。

    本来这

    段时间确实是不准袁显乱搞凌云婷的只是刚刚否决了他要搞张天江妻女的企图

    不想再拂他的意那就只好委屈凌云婷了。

    反正那小骚货也给搞习惯了应该搞不坏。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