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都市偷香贼 > 【都市偷香贼】第211章 欠了债就得还
    第211章·欠了债就得还

    2020年1月9日

    “今晚的雪挺大我看除雪车又要出来加班了。

    ”

    “嗯是不小。

    ”

    “你这新毛衣还挺帅气的谁这么有眼光啊?”

    “主要还是我人帅气。

    ”

    “人靠衣服马靠鞍你这打扮更帅气了。

    到底谁给你买的?”

    “明知故问。

    ”

    车开得很慢车上两人的对话节奏也很慢明明是要去高档酒店的套房初次一起过夜的男女言语来往却像是颇为倦怠的老夫老妻。

    汪媚筠的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斜瞥副驾位子上的韩玉梁一眼唇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意“阿梁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很高兴啊?你今天不在状态?”

    他不屑一笑道:“我不在状态?有本事你今晚别脱光看我不让你把制服尿湿。

    ”

    她轻笑两声摇了摇头“那可不行今晚是我还债怎么能让你那么费劲呢。

    ”

    韩玉梁一皱眉头“你又要玩什么花样?媚筠我可警告你我今晚没什么耐心你要再耍滑头虚晃一抢我就要按自己的意思下手了。

    ”

    “干嘛那么气冲冲的”汪媚筠的猫眼递来一阵撩人秋波声音越发甜腻“我这可是穿着制服开车送上门还能玩什么花样啊?我是想说今晚我来还债你不必费力交给我我来给你一晚美好的体验。

    ”

    她在这里停顿了一下才轻声接续说:“我保证让你很快就不会再想着上车前的事。

    ”

    韩玉梁抱起手肘也觉得这样闹别扭不符合风流倜傥的人设笑道:“好啊我拭目以待。

    ”

    “我这次不想把公事带到房间里说。

    ”车缓缓爬行出一段距离后汪媚筠轻声开口“我看还得开至少半个小时干脆就在车上讲清楚吧。

    ”

    “嗯。

    我就知道你这人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你说吧又有什么活儿需要我了?”

    “残樱岛的事情还不急有准信儿了我一定第一时间找你。

    这次说的我觉得是好事。

    ”她瞄他一眼“我跟叶所长把之前的帐结了。

    ”

    “哦?”韩玉梁一愣这还真有点出乎意料“你不等我给你打折优惠了?”

    “这次不用了你这么卖命婷婷也被我连累涉险。

    我这两夜就不找你再额外要优惠了。

    就按当初约定好的两个方黑吃黑的收入咱们直接对半。

    ”

    “多少?”他没问超过五十万保底了吗这样愚蠢的问题那么两个组织运作起来手上现金流不会寒碜到那个份上。

    “被大洋另一边的同事搞走了一部分落到我这儿的不到四千万。

    这次合作很愉快我凑了个整给你们事务所的秘密账户打去了两千万。

    ”她笑了笑“不过你家叶所长还真有意思已经千万身家了竟然还平安夜跑去诊所帮人挖弹头。

    我打电话确认到帐的时候那一声声惨叫让我还以为她出事了呢。

    ”

    “她就是滥好心那个薛蝉衣用起人来也真是老实不客气叫春樱去给她帮忙顶多管口饭。

    给她钱她也绝不会要的。

    ”

    “你不是就喜欢她这一点么。

    ”汪媚筠在十字路口停稳车扭头直勾勾望着他“对你这样勾心斗角惯了的男人不就是喜欢这样没什么心机又善良温柔的女孩子吗。

    我记得言情剧都是这么演的。

    像我这样性感身材风骚脸的啊最后都是炮灰。

    ”

    “怎么会。

    ”他伸手在她丰满鼓胀的胸脯摸了一把“我都喜欢。

    我巴不得你今晚更骚点儿。

    ”

    “我努力咯。

    ”她莞尔一笑抓住他的手臂低头把指头含入口中灵活的舌头贴着他指肚左右横扫几下啾的嘬出一声。

    “这次光用嘴可不行。

    ”

    她媚眼如丝面上春意盎然那撩人情欲的嗓音低柔说:“嘴还是要用的不过我保证这次另一张嘴也用上。

    ”

    韩玉梁听得裤裆一紧喉咙里禁不住咕哝了一声道:“那张嘴有这张嘴的活儿好么?”

    汪媚筠发动汽车驶过路口妖娆一笑“口说无凭口唆一下你就知道。

    ”

    他看向车窗外深吸口气稍稍压下心里的欲火。

    这女人真是每根头发丝都在溢出醉人的风骚语声淫媚含义放荡却硬是能靠一身气质驾驭住游走在下流的界限之上即便是正人君子也很难直接反感。

    韩玉梁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他已经抛开了所有杂念等着这一夜狂欢的开始。

    他才不信汪媚筠能主导一整晚等她筋疲力尽酥软告饶才是他大显神威让她知道厉害的时候。

    平安夜前后已经进入到深冬最冷的时节呵气成冰泼水成雪即使有大劫难时期遗留的庞大而复杂的热系统源源不断从星球内部将热量传输上来城市依旧像是一个巨大的冷库。

    车内改装的空调系统已经运作到了极限但依然谈不上暖和。

    所以汪媚筠被制服包裹的窈窕娇躯其实藏在了厚厚的冬衣里。

    和她精致艳丽的妆容不太相称耳朵外还戴了一副绵毛套做成了小兔子的模样。

    韩玉梁有心情仔细端详她后忍不住笑道:“你这个耳套还真不像你的风格。

    ”

    汪媚筠抬手轻轻摸了一下笑意从魅惑转为温暖“我妹妹送的圣诞礼物。

    我去华京述职顺便拐过去看了看她跟她一起吃了顿饭。

    ”

    韩玉梁皱眉回忆了一下那位胸围少说也有g罩杯让人担心高速行动时候会不会失去重心的波霸女侦探好像跟这个姐姐关系不太好啊。

    就像是猜出了他的心音汪媚筠微微一笑说:“不是梅韵我妹妹很多的。

    这是眉薰送的她在华京上大学学文学写小说经常缠着我要素材这次我还提起你了我觉得你能一定程度上满足她的武侠幻想。

    ”

    最新找回4F4F4FCOM

    韩玉梁轻笑道:“把我介绍给她就不怕我顺便满足一下她的性幻想么?”

    没想到汪媚筠微笑回答:“那也不是坏事她是成年人了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伴侣。

    不过我得提醒你我们是警察世家你可别有什么欺负她的打算。

    ”

    他把手放在她的身上钻入长羽绒外套和制服套裙的下摆用力揉捏着她饱满丰润而不失弹性的大腿“说得太早了今晚上我只想欺负你。

    ”

    “我明天还要上班。

    ”她娇俏一笑“别让我肿到不能走路就好。

    ”

    “我有办法给你消肿。

    ”每次看她淡定冷静的眼神韩玉梁都想把她按在墙上从背后强日进去“你不妨考虑考虑。

    ”

    她一打方向盘拐入到酒店门前的停车场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指尖光滑冰冷像是玉雕成的一样“咱们到了我想可以少说多‘做’了吧?”

    双层自动门隔绝了外面的冷气汪媚筠一进去就脱下了外套结果亮出的特安局制服把前台经理吓了一跳赶忙抛下眼前的贵宾一溜小跑迎过来连声询问今晚是不是有什么检查行动。

    “我和男友约会而已加班太晚来不及换衣服。

    我订了房间你忙去吧。

    ”汪媚筠露出小女生一样的笑容抓住韩玉梁的胳膊往他身上一靠很娴熟瞬间扮演成热恋中的恨嫁大龄女青年。

    那个经理这才松了口气羡慕瞄了韩玉梁一眼匆匆回到刚才的客人身边。

    “电梯里有监控。

    ”感觉到韩玉梁的手不老实在套裙抱着臀部的部分摩挲起来汪媚筠小声提醒了一句但没有躲开而是把手上抱着的外套挪了挪位置巧妙挡住了他的胳膊。

    “a片里还有直接在电梯里开炮的呢。

    ”

    “那是用的景就跟电车痴汉一样。

    你不会真以为他们会扛着摄像机找真方去拍吧?妨碍风化是要被逮捕的。

    ”汪媚筠挑了挑眉反手拉住他一起走出电梯。

    特安局的制服其实是很严肃的风格色调深沉款式庄重。

    只是汪媚筠这个女人似乎有把什么衣服都穿出撩人风情的魔力韩玉梁在后面看着她款款扭动的诱惑曲线总有种这家伙就算套一件大花棉袄也能找到最挑逗姿态的感觉。

    嘀一声轻响门刷开了。

    整间套房的灯

    刚一亮起韩玉梁就迫不急待从背后搂住了她鼻尖贴着她制服帽子后沿往下滑动嗅着她盘得整整齐齐的发髻中微微的清香一口就咬在她修长白皙的后脖子上牙齿轻轻夹住那紧凑细腻的肌肤舌尖左右扫弄。

    “我工作一天了这么性急都不让人家洗个澡的么?”她微微低头保持着恰好展露出颈部曲线又不会让骨节突出的角度反手抓住他的衣服靠在他的身上酥声说“还是说你喜欢味道浓一些的女人?”

    “被你赖账了太多次这回我无论如何要先收定金。

    ”他喘息着将她顶到墙边拿开她胳膊上搭的外套丢到旁边扳过她的头一口吻住她精心涂抹后莹润有光的软嫩唇瓣手掌钻入制服领口隔着羊绒衫和乳罩抓握着里面的饱满肉球。

    汪媚筠稍微扭开脸吐出舌尖在他面颊上一舔撩到耳边说:“那你也先让我做下准备嘛瞧你这性急的要是把我的厚打底当丝袜扯破我回去可要冻着。

    我换一下衣服马上就好。

    ”

    她嘬起嘴唇在韩玉梁耳垂上吸了一口娇娇软软说:“放心今晚我绝对不会跑的把你叫来最后耍赖不是也太对不起婷婷了吗?”

    他很确定这女人是故意提起许婷的尽管如此他的动作还是不自觉僵了一下。

    汪媚筠趁机一扭以超出他预料的力量挣开快步过去捡起外套和跟着一起掉落的小挎包拿出手机切换飞行模式跟着从包里掏出了一双夏款黑丝连裤袜冲他挤了挤眼撕开包装“我去卧室换阿梁要看吗?”

    韩玉梁其实不太喜欢让女人主导欢爱之事尤其是这种让他充满征服欲的女人。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汪媚筠在掌控走向的时候散发出的性感光华才会更加耀眼动人。

    最新找回4F4F4FCOM

    他默默跟过去靠在门边望着她换衣服。

    汪媚筠解开制服裙腰站在床边轻轻一扭裙子便顺着大腿的曲线滑落下去。

    她双手在打底裤的腰带上轻轻一抓往下搓去顺势弯腰先将皮鞋脱到一边跟着坐在床上双脚微举抓着袜尖儿一扯那两条笔直匀称的玉腿就袒露在韩玉梁的眼前。

    并不是没看过她的裸体但主动释放诱惑力的情况下仅仅是裸露出的双腿就比固定不动后的全裸还要性感。

    她将拆出的新丝袜卷好套在脚尖抬眼望着他煽情表演一样将双手缓缓上提抚摸过脚掌和足踝让薄薄的黑丝被她紧实又不乏弹力的美腿逐渐撑开舒展变成透出淡淡肉色微微反光的绝妙形态。

    两边都提到大腿后她在床边站起。

    很难有女人能把最后这一段提起来的模样也表现得风情万种毕竟不用力往上扯连裤袜就很难贴合兜住裆部。

    可汪媚筠并没打算贴的那么严实她唇角噙着笑身体像蛇一样左右轻轻扭动放在臀部两侧的手掌随着扭摆的波浪一下一下往腰身处抚摸过去。

    连裤袜就这样被一点一点抹平包裹在她掀起的上衣下刚好露出凹陷的肚脐。

    这种穿法的代价就是连裤袜和内裤之间还剩了一些空间两条大腿中的缝隙拉扯出了一个奇妙的半透明区域。

    如果是出门的装束这样显然不及格需要打回重穿。

    但作为勾引男人的情趣那简直像是专门留出来方便下手扯破的余量。

    汪媚筠放下上衣并没急着去穿制服套裙而是将左脚前伸足尖点在上另一脚的脚跟也微微抬起整个下身的曲线都呈现出性感写真一样的魅惑力。

    她猫儿一样的眼睛微微眯起用那酥柔悦耳的嗓音问:“阿梁好看吗?”

    没有男人能在此时摇头。

    看他点了点头她轻声一笑将一头黑发解开披散弯腰拿起裙子抬腿缓缓放入提上来扣好。

    跟着她走到韩玉梁身边肘撑着墙解开衣领处的两颗扣子向下拉了拉毛衣小手对着白腻的脖窝扇了两下风“好热啊你不脱吗?”

    不能再忍了。

    这女人火力全开的模样……简直能让骚劲儿往马眼里钻凝成一根无形骨头让鸡巴转眼硬成铁棍。

    韩玉梁拿出手机切到静音放在旁边衣架上跟着手脚麻利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剥光连鞋都不穿踩着面赤裸裸看向汪媚筠笑道:“我脱好了你呢?”

    “我制服都穿来了上来就脱掉不是太浪费吗?”她双手在他脑后一握拉他凑近性感红唇微微打开舌尖一掠在他嘴上轻舔一下以这几乎贴面的距离小声说“现在你是不是能考虑一下放松自己交给我来了呢?你如果急着收订金我也可以让第一次快些开始。

    ”

    “好啊。

    ”韩玉梁抬手抚摸着她的面颊有点意外那发烫的温度“你这是在害羞么?”

    汪媚筠用牙齿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唇“不我这是兴奋。

    我早说过你的男性魅力正对我的胃口。

    ”

    她吮吸一下他的舌尖继续呢喃:“我就喜欢你这样强壮有力还满是伤痕的身体。

    你要能更有耐心一点我会一口一口吻遍你的每一处。

    ”

    “嗯……”乳头被手指捏住灵巧玩弄韩玉梁呻吟了一声愉悦望着她充满情欲的眼睛算是领教了语言的威力——原来不是只有情酣耳热时的浪叫才能给男人带来刺激。

    汪媚筠顺着他的脖子往下吻去唇瓣留下一处处鲜艳的印痕每次吻过都会用那令人迷醉的嗓音夸奖两句。

    “你连脖子都这么强壮。

    ”她在喉结上轻轻舔舐。

    “这肌肉的感觉真棒。

    ”她吮吸着他结实的胸膛。

    “我真喜欢你这里的弹性。

    ”她轻咬着他肩头耸隆的肌肉。

    “嗯嗯……是真正男人的味道。

    ”她的舌尖探入腋下拨弄着他那里的毛发。

    “舒服吗?阿梁。

    ”她嘬一下乳头手掌环住他昂扬的龟头五指抓拢一下一下轻轻玩弄。

    “嗯的确很是快活。

    ”韩玉梁双手叉腰点了点头。

    他一点都不怀疑若是个没什么经验的男人交到汪媚筠的手里这会儿拢几下龟头大概就已经喷了一。

    看来她为了亲自当卧底还真是将女调教师的本领学了个精熟。

    愉悦是调教的重要部分不懂如何给目标带来愉悦的人注定调教不出真正有价值的玩物。

    这大概也是叶春樱悄悄拷贝走一份当初调教资料的原因。

    不过有些事靠的不仅仅是练习也有气质和相貌这样的硬条件。

    汪媚筠和这些手段简直是天作之合。

    她就像只妖娆的化人狐狸精放在古代轻轻松松就能把瘦弱书生淘空。

    韩玉梁不是瘦弱书生。

    就是真狐狸精他也有信心日到她没力气摇尾巴。

    汪媚筠加些唾液润滑手掌罩住龟头轻柔旋转高挑的身子微微蹲低开始用舌尖描绘他腹肌的轮廓走上一段就停下呻吟几声说点什么再轻轻一咬用舌面细细舔上几个来回。

    他愉悦绷紧肌肉发出满足的叹息下垂的目光在她的制服上不断游弋。

    当女人蹲在身前美丽的唇舌一点点接近胯下男性象征的时候特安局的正装制服就成了绝佳的心理刺激。

    看着身材傲人只会让部下低头听命的副督察一口口舔上自己的肉棒韩玉梁顿时觉得之前的辛苦总算是值了。

    啾嘶噜嘶噜嘶噜呜嗯……嗯嗯嗯……

    汪媚筠刻意在口唇中保留了许多唾液不管粗大的肉棒被她的嘴巴如何刺激都能发出足够让耳朵捕捉的淫声就连深深含入之后面颊和舌面依然能摩擦出滋滋的轻响。

    阳物在这些响动中被吸吮出酸畅的麻痒韩玉梁吐了口气双手忍不住按在了她的头上。

    她前后吞吐了十几下舌头捧着龟头向上一挑沿着系带往根部滑去歪头舔了几下阴囊在他的胯下说:“如果你喜欢抓头弄我的嘴过后在床上给你。

    这会儿我不想弄脏制服。

    ”

    果然像是有读心术一样韩玉梁悻悻收回手继续叉腰。

    他并不

    怎么珍惜射精的次数反正他要是愿意连战一夜也不会亏虚到抬不起头。

    但这么被伺候着挺舒服的还是别打断她的节奏比较好。

    「更多方我要等你洗澡之后再吻。

    」

    汪媚筠转回到龟头前将舌头最前端那软软的尖儿浅浅钻入马眼在纵向的

    裂隙中上下撩拨打了几个来回后仰头望着他妖艳一笑「上床躺下吧我

    不习惯一直这样窝着难受。

    」

    「嗯。

    」

    他挪到床边上去躺下舒展四肢把枕头垫高靠着床头看向她。

    「要亲手撕吗?」

    她过来跨站在他身上双手扶着墙低头望着他丰满的臀部微微扭动着屈

    膝下沉将被浑圆大腿拉开的丝袜半透明部分送到他的手边「这袜子挺贵的

    撕起来手感很好。

    」

    他抬起手毫不犹豫抓住那片光滑的软薄料子往两边一扯。

    一声轻响裤袜的裆部从中分开连带着包裹着大腿的一部分也崩出了豁口

    白嫩的肌肤从那几道裂缝中充满弹力的溢出。

    而这时韩玉梁才发现汪媚筠的内裤底部是镂空的蕾丝。

    那成熟丰腴的性器半遮半掩落入他的视线。

    「这样撑开有点勒得慌呢....就像是怕他采光不足看不真切一样汪媚

    筠娇声说着双手把套裙往上掀起翻卷到腰间。

    若隐若现的确比彻底坦陈还要诱人一些。

    那几乎透明的镂空中紧夹成一线的丰美外唇底部经已经有了一小片洇开的水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