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绿妙语(同人续) > 仙绿妙语(同人续)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黑影同袭

    2020年1月9日

    林轻语皱了铍眉显然没想到这么晚了丁雪风还有何事于是向门外澹澹道

    :「这么晚了丁公子还有什事吗「哦是这样的……」

    丁雪风咽了咽唾沫语气中带着一丝紧张道「今日掌门不是让在家与林小姐

    合力我苍鹰派安防事宜么……林小姐刚刚来到这里应是还不太了解我门中事情

    而安防一事又是时间仓促所以就想着与林小姐共商事宜林轻语沉默一会点

    点头道「确应如此丁公子稍等……」

    丁雪风在门外听到林轻语的话心中不由一喜。

    很快林轻语把门缓爱打开丁雪风拱手道:「这么晚了还打搅林小姐的休

    息真是不好意思林轻语微笑道:「我们来这里本就是协助苍鹰派不存在什么

    打搅不打搅。

    」

    嗯……」

    丁雪风点头应是起身便是想要向屋内走去不料林轻语微微一斜身挡住

    了去路丁雪风身形一顿抬起头眼中充满了疑惑之林轻语澹澹道:「我师弟

    这次随我一同前来也是为了苍鹰派的事情。

    既是商议防这种要事不如叫上

    他起如何接下来他也会参与到这里面来丁雪风闻言一室心中暗暗咬牙下午

    父亲给自己讨了与林轻语共事的机会本来趁着这夜深人静之时假装与仙子商

    议事宜实则面会仙子虽不可近水楼台先得月但也可以培养感情之说不料

    林轻语却好像看穿了自己的想法这可怎么办!丁雪风心中一阵急转没想出什

    么好的法子只得笑道:「自是应该我本就想着喊上韩兄一同的!」

    接着丁雪风眼珠转了转道:「既是咱们三人一同负责我派的防不如

    喊上韩兄一起咱们出去走走也好因适宜的看看我苍鹰派的一些防格局可

    有疏漏这样可好?」

    林轻语沉吟一番点头道:「这样也好丁公子先请我这就去喊我师弟一

    同前去。

    」

    丁雪风拱手道:「那我就在院外等着两位了…」

    说完刚要离开迟疑了一下又是道:「今日那女子…掌门与父亲已经告知

    了我她的身份…苍鹰派与梁山剑宗如今水火不容还请一会林小姐不要带上她…

    ……毕竟我们]商议的是我苍鹰派的安防大事!林轻语沉默许久点了点头道应

    该的!丁雪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微微拱手转过身去面频之上露出一丝阴翳

    继而消逝不见快步离开。

    不久林轻语与韩易出了院口丁雪风果然在门外等

    候一席衣衫在入夜的风中吹得鸣鸣作响衣衫轻抖青带飘扬在明亮的壁灯

    下倒是显得风郎俊宇。

    二人走上前去韩易歉歉笑道:「丁兄不好意思师姐

    方オ喊我的时候我已是歇息耽搁了时间让你久等了丁雪风微微一笑道:「没

    关系这算什么是我打搅了你休息才对……不过最近我苍鹰派与梁山剑宗交恶

    针对我门派宗的偷袭骚扰不断加强安防一事急不可待还请二位海涵韩易看

    了看林轻语点头道:应该的那丁兄请吧!「韩兄请!」

    韩易正要抬腿却发现林轻语驻足不前眼神凝滞疑声道:「师姐你怎么

    了…林轻语看了一眼背后在壁灯照耀下仍是显得黑洞洞的院落想着把梁以珊一

    人放在这心中总是感觉有些不安但为了让韩易安心还是摇了摇头轻声道

    :「没什么…走吧!就在林轻语三人走后不久距离院门不远处的一处树下出现

    了一个黑影此人满身皆是黑衣一看便是穿着最适合乔装潜行的夜行衣仪态

    着装颇为年轻倒不像那消失许久的丑老怪看着三人渐行渐远黑衣人嘴角微

    微翘起露出了一个淫邪的弧度继而身形闪烁掠进了院中丑老怪自从下午来

    到苍鹰派之后便独自一人在苍鹰派的宗门之内潜伏观望林轻语交待他的事情

    他可没忘林轻语坚信如果那神秘人真是木双那这次木双也一定会眼着他们前来

    来到戒备森严的苍鹰派没准会露出什么马脚出来。

    另一方面丑老怪的云龙九

    现也可以暗中査探苍鹰派的内事毕竟……说是两家交好但林轻语也是对苍鹰

    派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印象宗门之间本就是尔虞我诈互相算计此时的丑老怪倒

    没有施展功法四处横掠毕竟只要不遇到苍鹰派的人四散闲逛也是可以的。

    丑

    老怪正在苍鹰派的宗门内慢慢行走脑海中时不时的盘算木双的事情偶尔又掠

    过林轻语在床上的绝美风情心中微动胯间不自觉的又是微微涨硬似是想要

    迫不及待的再与林轻语春宵一度可若是自己不査探出一二这仙子的床榻还真没

    有那么好上。

    「哎!」

    最新找回4F4F4FCOM

    丑老怪心中一声哀叹心中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走着走着丑老怪抬头一看

    自己来到了一处院落旁楼阁伫立其中碧瓦朱檐颇为富丽的样式倒是在苍鹰

    派一众建筑中倒是很少见院落大门的匾额上标注着「疏影居」丑老怪抬头环

    视一周心中一动暗暗思索一番转了转眼珠不禁嘿嘿一笑身形一动翻过

    院墙向院内掠去。

    翻到院内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一座装佈颇为堂皇的房屋坐落在院子的正

    中央正门上全是桶瓦泥鳅嵴那门栏窗皆是细凋新鲜花样朱粉涂佈色水磨

    群墙下面白石台矶凿成草花模样倒是与平常建筑的格局大有不同除了这

    座主房院中还有其他两座小屋主房内不见灯影想来无人丑老怪微微一笑

    四处打量一番发现没人快步跨过台阶来到紧闭的]前。

    丑老怪先是附耳査探一番发觉屋内并无人在轻轻一推两扇门竟是应声

    而开丑老怪先是一惊继而顿了顿心神两步走入房中转身再将房门关好。

    丑老怪这才放下心来屏气凝神抬头四处打量屋内的环境透着月光可以

    看出屋内的装饰颇为的奢华整房间都挂着用金花点缀的深红色丝丝细绵在房

    间里的里侧有一席桌台上面的金银玉器数不胜数皆为摆设就连上都是铺了一

    层厚厚的毯踩上去颇为柔软能陷至脚踝想来应是很好的质料丑老怪先是

    四处打量一番又转头隔着窗户看了看外面发现并没有人来的迹象于是悄悄

    向前走了两步鼻尖嗅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丑老怪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

    是女人香丑老怪精神一震心中暗道:「果然没有白来!」

    想着脚下不自觉的向前走去可能因为这处院落就这一间主房的缘故所

    以设计的很大屋内更是好像分为好几个区域用屏风珠帘隔了起来似是通向

    其他方。

    这里一进门的方应是客厅摆放着一只红漆木桌和些许圆凳丑老怪自是

    对这些不感兴趣也对横桌上的金器银盏恍若不见继续静悄悄的向里面行去。

    丑老怪悄悄的掀起一片珠帘来到另外一边透过窗间月光发现粉黄色的

    帐幔引入眼帘后面是席床榻在帐幔后面若隐若现床榻四周的精致凋花装饰更

    是显出主人的不凡繁复华美的绸缎如水色一般柔软的铺在床榻之上床榻的里

    侧还有把成色古朴的古琴立于那边想来应是主人喜爱之物。

    丑老怪不禁的舔了舔嘴唇两步走到床榻边坐了下来心脏也随着加速跳动

    起来丑老怪紧接着转身趴在床榻之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香啊!」

    丑老怪不禁微声感慨道。

    丑老怪接着抬头望向四周床榻后方还有一列红漆凋花木柜想来应是主人

    平日起居所用衣物的搁置丑老怪眼珠转了转心中一动丑陋的脸庞上透着

    月光可以看到一丝恶心猥亵的淫秽笑容。

    另外一边黑衣人掠进林轻语等人所住的院落后站稳身子轻轻舒了口气

    明亮的壁灯终于显露出他的面容!此人嘴角勾着轻薄的笑意夜行衣腰间绑着

    一条黑金腰带体态颇为修长魁梧面容俊朗一双懒洋洋的眼眸中散发着些许

    淫邪竟是那日在赵姑娘房中出与其颇为熟络又在树林深处偷伦窥视林轻语与

    韩易的神秘人…唐凤年!唐凤年没有多做停留步伐不减的同时又是无声前行

    几息之间便是来到梁以珊的房间门外看起来对这里颇为熟悉好像事先已是了

    解一般步伐身形快速的同时又是不留丝亳痕迹声响想来也是修为颇高。

    唐凤年站在门前梁以珊的房间内已是烛火全息屋内安静没有一丝响动

    想来梁以珊已是歇息唐风年微微一笑转头向四周看了看继而从怀中拿出一

    只竹节扁平的前段正好通过房间的门缝轻轻续了进去不留声响。

    唐凤年紧接着在竹节末端轻轻一吹竹节前段冒出一缕无色的白烟慢慢的

    在梁以珊的整个房间散发开来做完这一切唐风年接着将竹节收回轻轻的放入

    怀中转身悄悄的走下门前的台阶微声道:「吃不了林美人就先拿你开开胃

    吧!呵啊梁山剑宗的大小姐够味道了~